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龍鳳萌寶:總裁大人寵上癮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心臟被狙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聽到開門聲,芙蕾雅下意識想把冰淇淋藏起來,一時找不到地方,短短幾秒鐘,為時已晚。

    呂宣飛快挪開目光,假裝沒看見,微微頷首,她從廚房拿了荔枝給芙蕾雅一份,便拿著另一份回去了。

    一回到病房,她就神秘兮兮湊過去:“你猜我剛剛看到了什么?”

    以防萬一,她還特地壓低聲音,生怕有人突然進來。

    金哲挑眉:“什么?”

    呂宣把剛剛看到的一說,還特八卦地捅了捅金哲:“今天回來的時候,我還在想阿姨為什么走這么快呢?!?br />
    原本以為芙蕾雅不喜歡吃冰淇淋,但不好當著他們的面扔掉,后來在冰箱里看到,呂宣就懂了,好歹是兒子買的,她肯定會收起來。

    剛剛那一幕,更是讓呂宣對這位夫人的印象有些改觀。

    金哲笑了笑,隨手拿起荔枝遞過去,還抬了抬。

    ?

    這家伙未免太囂張了吧。

    不過看著他扎著針的手背,呂宣只能認命,算了算了,不跟病號計較。

    剝了幾個荔枝,呂宣發現金哲另一只手背有將近九個針眼,她忍不住睜大一雙狐貍眼:“臥槽,你這都快捅成馬蜂窩了吧?”

    聽到她這個形容,男人先是愣了一下,最后無奈地笑了笑:“這就是每天掛水的后果?!?br />
    呂宣沒說話,伸手摸了摸,指腹都能感覺到那一個個細密的小疙瘩,不知道為什么,她跟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聽說醫院有種留置針,為什么不用那種呢?”

    當初差點出車禍,她不喜歡在手背上扎針,所以做了留置針,期限不一,起碼不用天天挨針。

    男人道:“不喜歡手臂上留著針頭?!?br />
    好吧,這倒也是。

    金哲輸的液體里有安眠作用,吃了沒幾個荔枝,他就睡了過去。

    聽著他清淺綿長的呼吸聲,呂宣反而松了口氣,今天一整天她都在擔心金哲出什么狀況,好在直到現在都沒有。

    解決了剩下的荔枝,他起身洗了個手,準備去找芙蕾雅。

    平時互相看不順眼算一碼事,但是在金哲這件事情上,她們好歹還是統一戰線的。

    芙蕾雅不在客廳,旁邊的主臥是專門給她住的,難不成出去了?

    思索間,廚房旁邊的次臥有人推門走出來,正是芙蕾雅,她吩咐著:“把這些沒用的東西都搬出去,好好打掃一下?!?br />
    看著這陣勢,呂宣下意識瞇起眼睛,果然她是要住下來。

    搬東西的人以小王為首,見到她紛紛喊了聲“呂小姐”,呂宣給他們騰開路,幾人輕手輕腳拿著桌椅窗簾布離開了。

    套房安靜下來,呂宣看向芙蕾雅,徑直道:“阿姨,我有事跟您商量?!?br />
    “呂小姐什么時候跟我商量過事情?”一開口

    ,說話還是帶刺的,不過看到呂宣頗為嚴肅的眼神,芙蕾雅還是轉身回了次臥,“進來說吧?!?br />
    次臥已經打掃干凈了,剛剛搬運的都是最后一批舊物,芙蕾雅優雅地坐在房內僅有的沙發上:“說吧,什么事?”

    次臥只比主臥少一個飄窗,但從這的陽臺看出去,是整個醫院的花園,此時還能看到不少患者在散步,說笑。

    “既然如此,那我就開門見山了?!眳涡p臂支撐著窗戶欄,語氣不卑不亢,“上次我們達成的協議,不知道現在還算不算數?”

    “當然?!毕乱庾R做了回答,芙蕾雅似乎意識到什么,面容沉了沉,“今天是迫不得已,下不為例?!?br />
    放在以前,讓她在呂宣面前說下不為例,這種情況根本不可能發生。

    想了想,芙蕾雅反問:“那個皮克醫生跟你說什么了?”

    “他說什么主治醫生肯定都跟你說過,放心,在這件事情上我絕對不會有所隱瞞,當然希望夫人您也是?!?br />
    “為了阿哲能好起來,我當然不會騙人?!?br />
    呂宣笑而不語,當初是誰聯合醫生給金哲看假的檢查報告單,這位夫人恐怕不知道,要不是金哲父親從中周旋,光憑這點,主治醫生就被停薪留職了。

    “你還有事嗎?”見呂宣不動,芙蕾雅皺了皺眉。

    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這個女人讓她有危機感,或許是長得太有侵略性了吧。

    呂宣本來想走,聽到這話心里又冒出個念頭,她干脆在沙發另一邊坐了下來,大長腿交疊在一起,腰背挺直,氣勢十足。

    “關于公司的事情,我也想跟您說說?!闭f著,也不給芙蕾雅開口的機會,呂宣自個兒道,“我不懂管理經營,也不懂項目開發,但我來這之前,有兩個人跟我提過同一件事?!?br />
    芙蕾雅眉眼微動,唇瓣緊抿,呂宣也沒有說話,片刻,前者還是問了出來:“那些人是跟你說了公司新品的事吧?”

    呂宣不置可否,她也不想含沙射影的說話,江可楠和楊小黎給的反饋也只是出于消費者心理,不同的是,她們代表了兩個階層的消費者。

    “這件事我沒有錯?!边@時,芙蕾雅鏗鏘有力道,“之前我做高端餐飲,忽略了低消費群體,現在我想通了,這只是一次失誤,往后肯定不會再出現這樣的問題?!?br />
    什么?

    合著您還有下次?

    呂宣深吸了一口氣,就聽芙蕾雅道:“公司的事你不懂,我經營了多少年,怎么也輪不到你來插手?!?br />
    “你誤會了,我沒有插手的意思,也沒想在這件事上指責您,只是希望在金哲痊愈之前,這些事情別再發生了?!?br />
    呂宣覺得自己有些腦殼疼,她盡量保持心態平穩,繼續道:“實不相瞞

    ,剛剛醫生已經找我了,如果金哲再因為這些事情情緒不穩定,這個責任誰來負?”

    “我……”芙蕾雅張了張嘴,嘴邊的話突然怎么也說不出來。

    呂宣慌得一批,平時走在T臺上恨不得甩出去的腿這個時候巴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可一想到醫生說的話,她又挺直了腰桿。

    就在她打算再來一波的時候,對面的女人話鋒一轉:“你的按摩手法是從哪里學的?”

    ?

    呂宣愣了一下,就見芙蕾雅目光看向別處:“放心,答應過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今天是例外?!?br />
    “金哲的情況不能再糟糕了?!眳涡烈髌?,緩緩開口,“按摩是我自己學的,之前有個跟金哲同病癥的女生,給她用了很有用?!?br />
    說到這,她起身來到芙蕾雅身后:“累了一天,我給你試試吧?!?br />
    對這位夫人,呂宣也做不到真正的排斥,現在金哲躺在病房,肯定也不希望看到她們兩個產生分歧。

    “不必?!痹趨涡氖旨磳⑴龅降臅r候,芙蕾雅往前挪了挪,拒絕了,她抿了抿唇,“我每個月都會去預約按摩,你這些精力,還是留給阿哲吧?!?br />
    話說完,似乎覺得哪里有些不妥,芙蕾雅又補充道:“既然按摩有效,這段時間沒什么事的話,就多來陪陪阿哲吧?!?br />
    呂宣活動著手指:“最近確實有幾天假期,不過很快有新戲?!?br />
    只是簡單的兩句話,聽到第一句的時候,芙蕾雅看起來還挺好,而一到第二句,臉色看起來就有些不太好。

    “工作歸工作,阿哲現在……”

    “對了,我突然想起來有些事情要處理,先出去了?!?br />
    不等她把話說完,呂宣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芙蕾雅:……

    呂宣覺得自己再待下去,又要聽到這位夫人的《兒媳婦論》,想想她還不如自己打兩把游戲,哪怕輸了。

    回到病房,床上的人還躺在那里,呂宣吃了幾個荔枝,悠悠坐在旁邊打開了游戲。

    剛開局,微信收到一條消息。

    江可楠:最近有空?

    呂宣:?

    這位江總平時不說話,一開口不是正事,就是有關吃飯的事情。

    很快,收到了女江總的回復:葡萄酒展,走?

    酒展?

    瞄見這兩個字,呂宣瞬間明白是什么意思,江總這是想帶帶她啊。

    等等打團了!

    呂宣操控著人物開團,正當輸出爆炸的時候,江可楠的電話打了過來,偏偏她手一點,接通了。

    “酒展就在鄰市,有興趣明天一起,順便介紹幾個人給你認識?!?br />
    “咳咳——”

    呂宣還沒開口,就聽到病床上突然開口咳嗽的聲音,她尋聲看去,男人翻了個身,并沒有醒來的跡象。

    “明

    天什么時……”

    “咳咳咳咳——”

    呂宣:?

    “怎么了,明天沒空?”聽筒那邊傳來江可楠疑惑的聲音,她那邊自然聽到了咳嗽的聲音,只是沒有多想。

    “不好意思,可楠姑,我這邊有個病號要照顧,恐怕來不了,下次我請你吃飯,最近新學了幾個點心?!?br />
    “好,拜拜?!?br />
    干脆利索地掛了電話,屏幕恢復游戲頁面,伴隨著失敗的語音,順風局成功被翻盤。

    呂宣直接鎖屏,目光向下看,病床邊伸出一只骨節分明的手,正暗戳戳抓著她的衣角。

    而床上的人還睡得沉,呂宣沒好氣拍了拍他的手:“行了行了,別裝了?!?br />
    這話一出,男人緩緩睜開眼睛,碧綠眼眸一臉茫然地看過來:“怎么了,有事嗎?”

    “有啊,你害我游戲輸了,說吧,怎么補償?”

    “我陪你玩?!辈恢朗遣皇巧〉木壒?,金哲說話間帶著些許奶音,配著頗為凌亂的頭發和超高顏值,看起來像一只剛睡醒的小奶狗。

    他抱住呂宣胳膊,后者頓時覺得自己的心臟被狙中了。

    (本章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