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逆流之他們的世界 > 第267章 隱藏的身份

第267章 隱藏的身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夏風對眼前的混亂態度寬容,這讓希斯很奇怪,不禁問道。

    “要等陛下正式的命令下達之后嗎?”

    夏風和克拉為沐黎、塞隆等人爭取來的新兵訓練機會,目前還僅限于上層的少數人知道,畢竟他們還在戰場上,想要領兵權必須拿軍功來換,機會給他們留著,能不能爭取到根本上還要看他們的表現,所以,包括這批部隊在內的幾支新軍,都還不知道自己最終會到什么人手里。

    “到時候提前把這些女人趕走就是了?!?br />
    “怕就怕……大人那個性子容易出意外,萬一她突然來這兒……”

    夏風捂臉:“你還真是……他們總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時在床上混,哪兒那么巧……”

    “殿下!”希斯厲聲低斥,“住口!”

    夏風噎了一下,嘻嘻笑著拉下希斯的雙手:“知道啦,知道啦,看把你嚇得,我不就說句話嘛!”

    “你還說!”希斯簡直不敢相信,這些話竟然是從他嘴里講出來的,太可怕了。

    夏風舉著面包做投降狀,轉移話題:“我讓你查的人怎么樣了?!?br />
    希斯怔了怔了才反應過來,正色道:“德加·埃里克·格萊斯頓,上尉軍銜,最初參軍是在東海域第四軍團,從最初的士官長到現在的上尉軍銜,僅僅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全憑個人實力?!?br />
    兩年連升四級,在軍隊里,沒有特殊關系,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是目前他所知道的晉升速度最快的沐黎,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和夏風的關系,當然他不是要否定她的實力……

    “真的不是……”希斯看見夏風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知不覺就把心里的想法也說出來了。

    夏風差點兒笑出聲來:“我什么都沒說?!?br />
    “你需要說嗎?”希斯無奈,“現在的世界,不靠家族勢力,不靠關系,想要擺脫自身命運,很難?!?br />
    夏風沖希斯伸出大拇指,笑道:“能夠站在自身之外的其他角度看問題,希斯,你快出師了?!?br />
    “為什么我沒覺得高興呢?”雖說夏風是他的頂頭上司,但畢竟年齡比他小了四五歲,為什么連“人生導師”的角色都需要這個少年來扮演?

    夏風懶得理會希斯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問道:“格萊斯頓家族你調查了嗎?”

    這可不是一個隨隨便便的小家族,希斯還敢說德加沒背景。

    “這個不需要調查?!毕K闺y得的賣起了官司,“小時候我見過他們家族的大家長?!?br />
    夏風挑眉,問:“那時你多大?”

    “四五歲吧,你放心,我的記憶不會出錯,因為……”

    “是你五歲的時候,大陸紀元4449年……”夏風的語氣低沉下去。

    希斯點頭:“那就沒錯,我記得,在某次宴會上見過格萊斯頓爺爺后,他還邀請我去他家做客,說家里的小孫子和我同齡,可以做朋友,但是不久之后就聽說他家出事了?!?br />
    “小孫子?他說的是德加嗎?”

    “這還不能確定,有些事必須本人出面證實才行,但是年齡符合,而且還有一點……”希斯看了看夏風,然后才繼續道,“格拉斯頓家族是帝國最初建立時,功勛最高,勢力最大的七大家族之一,隨著時間推移,拋開各家族之間的斗爭不論,其衰落的最根本原因,是家族內人丁衰微,幾乎是一代不如一代,昨天我調查后發現,當時的他們家族里確實只有一位繼承人?!?br />
    “那現在的問題就是……這位德加·埃里克·格萊斯頓是不是真正的‘格萊斯頓’?”

    “當年那場滅族……”

    夏風抬手,硬生生截斷了希斯的話:“不用說了……我看過當年的卷宗,上面的記錄是……公爵夫婦的孩子失蹤了?”

    “是,而且人們一致認為那孩子已經死了,格拉斯頓家族徹底消失在帝國的歷史中?!毕K沟?,“那次事件之后,幾名帝國重臣都因為被懷疑參與其中而別調查,但最終不了了之?,F在突然有人以‘格萊斯頓’的名字站出來,其背后的目的實在令人匪夷所思?!?br />
    “也不一定……還不知道真假呢,是不是?”夏風笑

    “你為什么對他這么感興趣?”

    夏風笑道:“我這次的偽裝雖然有敷衍的意思,但是還不至于一眼就被人識破,可是他做到?!?br />
    希斯震驚的瞪大眼。

    “從這一點就能看出來,他比其他紈绔子弟強,我的判斷也沒錯?!毕娘L笑容加深,他喜歡這種感覺,喜歡被挑戰的感覺,喜歡能夠接住自己出招的人,“繼續查,看看他是真是假?看看他后面是誰?是誰給了他這樣的機會和勇氣?!?br />
    希斯還沒來得及反應,兩人身后突然傳來一道刻意加重的嘆息聲。

    “誰?”希斯大吃一驚,竟然有人如此接近了,他都沒有發覺。

    “噓——”德加盤著雙腿,笑瞇瞇的看著兩人做了個靜音的手勢,“下面那么多人呢,小心把他們引來?!?br />
    希斯心中大駭,但面上毫不動搖,他伸手拔刀,德加夸張的往后挨著身體。

    “喝,手下留情,我只聽到了你們談論我的那部分內容,應該不至于滅口吧?”德加趕緊解釋,“后半部分!”

    媽的,居然還故意強調一遍,居然就這么承認了自己偷聽,這也太囂張了。

    希斯怒,但是再想有進一步動作的時候,被夏風攔住。

    夏風看著德加,笑問道:“那作為當事人,你有什么要補充的嗎?或者我們說的有哪些不對的地方,還請指正?!?br />
    果然,這小子不簡單。

    德加“嘖”了一聲,沒想到自己好不容看上的人,居然這么棘手。

    “基本上就是你們說的那樣吧。至于我背后的人……我們家里的老管家算嗎?”

    “怎么講?”

    德加單手支著腮,憂愁的道:“主要不想你浪費精力,我現在坐在這里,只是因為那時候我沒死而已?!?br />
    “那謝謝你的好心提醒,我可以安心了?!毕娘L說,“但是……你在這里沒關系嗎?他們的聚會不該少了你吧?”

    德加無所謂的揮了下手,道:“太無聊了,他們的游戲我早都玩兒膩了?!?br />
    希斯不無驚訝的看著身邊這兩個人,第一次覺得自己智商不夠用,他們這種好似老友聊天的態度是怎么回事?他們到底在說些什么?這還是他熟悉的世界嗎?

    “對了,你是不是一天沒吃東西了?”德加說著扔給夏風一個紙包,“其實我是特意來找你送這個的?!?br />
    “謝謝!”

    夏風毫不掩飾自己的高興,把已經啃了一般的面包叼在嘴里,飛快拆開紙包,一只香噴噴的烤雞正沖他張著光禿禿的翅膀,一副令人垂涎的美味樣子。

    “啊……”

    “小金!”

    夏風含混不清的發出一聲滿懷遺憾的慘叫,和希斯謹慎的聲音幾乎重合。

    “我知道,我知道……”夏風拿掉嘴里的面包,又把烤雞遞給希斯,“我不會亂吃的……”

    德加疑惑:“怎么了?”

    被懷疑下毒的念頭在德加腦子里一閃而過,小金這孩子,不會有這種低端的想法,自己也不會干那么低級的事。

    “太油膩?!毕K寡院喴赓W。

    德加恍然,原來是自己疏忽了,但是這種小事不至于吧?思及此,他又有些震驚,這個人對少年的照顧之精細簡直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而且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會守規矩的小金,竟然這么聽他的話?他們之間到底什么關系?德加忍不住猜測。

    這時候,夏風和希斯已經起身準備離開,德加趕緊說道:“你們要去哪兒?用不用我帶路,免費的?!?br />
    “不用了,我們就是看這里熱鬧才跑過來的,現在我要回去睡覺了?!毕娘L說著,腳往前邁了一步,直挺挺的“掉下”屋頂。

    希斯又看了德加一眼,也跟著跳下去。

    德加好失望的嘆口氣,身體后仰躺倒在屋頂上。

    他都已經放下面子,厚著臉皮追過來了,對方卻半點兒方寸不亂,一副完全看穿了自己的樣子,可怕呀,可怕……

    德加的潛意識里拒絕猜測夏風的真實身份,他知道這個人不簡單,但是他懶得思考,或者說不愿意思考,倒不是懼怕什么,因為從恢復了“格萊斯頓”這個姓氏開始,他就從來沒把生死當過一回事,既然連生死都不怕了,那其他事就更沒什么好怕。

    此時此刻,只是單純的不希望,眼前的一切在還沒開始的時候就結束掉,既然那少年想要偽裝,那自己就陪他玩兒,也沒什么大不了,反正日子怎么過都是無聊,這樣要有意思多了。

    “他看穿了你的偽裝,為什么不拆穿你?”希斯問夏風。

    “因為他也想玩兒這個游戲呀!”夏風笑道,“日子總得有點兒色彩,才不會無聊。而且他也說了,他跟那些人不是一伙的?!?br />
    什么時候說的?他怎么不知道?

    希斯擔憂的凝眉:“你就這么放心他?不怕他告訴其他人?”

    “告訴了又如何?”

    “呃……”

    “調查到我的身份又如何?”

    “這……”

    “再說了,他查得到嗎?”

    “這倒也是?!?br />
    希斯仔細一想也對,就算身份曝光,大不了就是離開這兒,帝國第三皇子跑到軍營里體驗生活,誰敢有意見?誰能有意見?

    “對啊,好像本來也不是什么大事?”

    “偽裝只是為了看到這里最真實的樣子,我們看問題也是這樣,要拋開不相干的東西,看到本質……”

    又來了!

    希斯對夏風隨時隨地都能說出一套理論來的功夫,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但是又不得不承認,這些說教雖然看似啰嗦,但也讓他們受益匪淺,觀察事物的角度更全面,接收信息的能力也更加強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