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漢末獨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劉復下手之援救

第二百八十五章 劉復下手之援救

 熱門推薦: 民國諜影、 神醫凰后、 玄天龍尊、 重生最強女帝、 漂亮小姨、 神醫毒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鄂煥和劉復這兩個莽撞人,也不知道是陰差陽錯,還是氣運沖天,總之他們兩個人不但活著沖到了對方的營帳之中,而且還沒有第一時間被他們圍攻殺死。

    反倒是因為劉復吸引了不少的這群蠻夷的火力之后,讓鄂煥更加的大發神威,非但沒有被打殺了,還成功的沖到了劉復的身邊。

    “沒有想到,你這個家伙竟然真的敢來到這里?”鄂煥看著身邊已經有些傷痕的劉復哈哈大笑著說道,“不過你這也太不經打了,這才剛剛開始你怎的就掛上彩了?”

    看著身邊的鄂煥,劉復沒有多說,只是直接朝著地上啐了一口血痰,然后大吼一聲,繼續朝著對方沖殺了過去。

    劉復也不知道是被鄂煥刺激了,還是被這群不停沖殺圍困自己的南中蠻夷給氣著了,總之此時的劉復已經似乎是忘記了自己還有腦子這種東西。

    被劉復這種莽撞所“打動”的鄂煥也是看著劉復,熱血沸騰的大吼了一聲,直接將手中的方天畫戟掄圓了朝著那蠻夷之地沖殺了過去。

    “爾等鼠輩,前來受死!”鄂煥高喊著他剛剛學會不久的漢人之話,他就是覺得這句話,特別的有氣勢,讓他特別的喜歡。

    不過他這么有氣勢的話語,卻是沒有讓這群蠻夷聽的明白。

    用劉復的話,就這么一群玩意,,連自己的話都說不利索呢,你還讓他們聽懂你說的漢話,那不和扯淡一樣的么。

    某個部落的夷人看著這個在他們越嶲郡也算是遠近馳名的猛將鄂煥此時卻是高喊著他們聽不懂的漢話,朝著他們不斷的廝殺著。

    “難不成這個家伙投降漢人了?”這就是某個部落的族長的第一感覺,不過這個感覺很快他自己就放棄了。

    若是鄂煥這種東西都能夠投降了漢人,那他們越嶲郡趁早投降的好,簡直就是荒謬!

    不過不管這個莽夫一樣的家伙是怎么突然想著帶著另外的一個莽夫來他們這里踏營的,他們都不能讓這兩個家伙這么肆意妄為。

    “沖上去!”族長看著兩個拼命廝殺,互相依靠著的家伙,直接就是大吼一聲,“若是他們活著,你們就都得死!”

    “吼!”族長的話更是讓部落里面的夷人大吼出來,一個個的朝著他們沖殺了過去。

    兩個人只是嗤笑了一聲,看著沖殺過來的人,兩個人直接背靠著背,然后二話不說也朝著他們反沖殺了過去。

    營地之中一片混亂,兩個猛將和一群悍勇的士卒的對攻,讓這一場戰斗看著那么的奇特。

    不過這并不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在他們后面,偷偷摸進來的韓幸等人,看著正在被團團包圍的劉復和那個不知道叫什么的蠻人,只是稍稍看了一眼之后就朝著更里面摸了進去。

    他們的目的不是來這里和劉復他們一起發瘋的,他們是真的要來救人的,就算是劉復他們兩個失敗,他們也得先將人救下來了再說。

    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們輕手輕腳的摸進去之后,果然是沒有讓自己失望,在某個偏僻的角落之中,他們的確是找到了最不應該出現的守衛。

    前面打的如火如荼,一群蠻夷組成的部落,難不成他們還會知道緊守大營不成么?

    而且就算是要緊守大營,那也和他們這群人沒有什么關系,這么偏僻的地方難不成還能有什么不能放棄的地方么。

    如果非說要有的話,恐怕就只有一件事了,那就是里面關押著什么人。

    韓幸幾個人摸到了這里,看著依舊在嚴密守護著身后帳篷的三個相距不近也不遠的護衛,眼睛不由的縮了起來。

    這個時候,剩下的兩個探子也是來到了他的身邊,看著韓幸輕聲問道,“統領,咱們是不是要一起出手了?”

    說話的時候,兩個人還是頗有些許的緊張,使勁兒握了握他們手中的短刀。

    此時他們對面的三個蠻夷互相之間有些距離,將這個營帳基本是守住了,同時也相互監視著,一旦發生了什么動靜兒,不管是哪里出現了動靜兒了,他們另外兩個人都能夠第一時間發現。

    所以那兩名探子也問道,是不是需要他們三個一起動手,爭取同一時間將這三個守衛一起擊殺,不讓他們發出什么動靜兒。

    不過同樣的,這么做也是很重要的一點,他們若是想要這么做,他們之間也是非常的危險的,同一時間出現,同一時間動手,同一時間將對方擊殺了。

    三個人做到這一步可是相當的不容易的。

    不過韓幸沒有這個憂愁,因為他壓根就不需要那兩個家伙幫忙。

    “你們在這里等著!”韓幸留下這么一句之后,直接從后腰上抽出一根狗尾巴草來,然后放進了自己的嘴里,眼神也慢慢的變得兇狠了起來。

    兩個跟了他有段日子的探子,看到這一幕就知道了,這個統領這是要殺人了。

    “統領,莫要強行!”探子有些擔心的說道,“統領,他們三個互相張望,互相支援,若是一個不甚....”

    那探子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就看到自家的統領已經朝著那個方向沖了出去,然后一路這么偷偷摸摸的朝著最中間的那個家伙面前沖殺了過去。

    自家的統領一路躲躲藏藏的,已經快要靠近他了,那個家伙還沒有發現,這是一個好結果,可是兩個隨行而來的探子還是不知道這個統領如何做到在不驚動另外兩個人的情況下將他們三個統統擊殺。

    而且他們不能鬧出什么動靜兒來。

    如今托了劉復和鄂煥兩個人的福氣,他們來到這里,那群負責看守張苞的家伙還沒有動手,畢竟兩個人前來踏營,這么扯淡的事情就讓他們直接將自己的犯人給殺了, 這事兒也太說不過去了。

    這是難得的機會,若是這次機會失敗了,他們恐怕就再也沒有這么好的機會了。

    “快了....快了!”韓幸此時已經到了出手前的最后一步,他和那個守衛之間已經在頁面沒有了遮擋,若是再動,那必然就是出手的那一剎那。

    這一剎那代表著的,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他要同一時間將三個人一起殺死,否則他面對的可能就是里面張苞的尸體了。

    韓幸深深的呼吸著,平復著自己的心情,同時手中的短刀也是越來越穩了,他和半吊子的韓龍不一樣,他可是被王越調教了很久很久的,韓龍屬于什么都學,什么都靠自己領悟。

    韓幸就是管寧給韓龍找的影子,所學的一切都是為了殺戮而殺戮。

    雖然這很痛苦,這也很難受,但是他卻是樂此不疲。

    在幽州塞外長大的韓幸知道,想要有個人教導自己有多么的不容易,哪怕他們的教導是因為別人,是因為要讓自己去給那個人當影子。

    他很是羨慕韓龍,能夠有這么多人為他想著,為他在前面鋪路,為他在后面準備,甚至為他時時刻刻的掛念著。

    韓幸從小到大這么多年,別說被人掛念了,便是被人算計都沒有過多少,他就是一個無能無力的小透明一樣,靠著阿諛奉承,靠著助紂為虐才能夠活下去的小人物。

    最可笑的是,這阿諛奉承和助紂為虐兩個詞都是在他跟隨了韓龍之后,才學會的,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

    所以當韓龍告訴他,他是一個幸運的家伙,并且給他取名字叫做韓幸的時候,他心中是很想笑的。

    韓幸韓幸,他一生不幸,怎么可能叫做韓幸。

    結果他的幸運就這么到來了,他在走出幽州那個小村莊之后,才慢慢的開始知道當初教導他的那兩個老人是誰。

    教導他劍術和刺殺之法的是天下第一刺客王越,一手劍法出神入化,便是當年的皇帝陛下,都是請他給自己的太子教導劍法,他被稱之為帝師。

    至于那個平素里教導他學問的老人,那可是大漢的第一儒學之士,當年名相管仲的后代管寧。

    這兩個人便是普通人能夠有幸見過一面,那也會被稱之為一生的榮耀,此時他們卻是愿意教導自己,韓幸當時知道了他們兩個老人家的身份之后只是痛恨自己當初為什么不更加的認真一些。

    雖然他韓幸學習的時候,已經十分的刻苦,十分的努力了,便是兩個嚴苛的老人都說不出什么話來。

    可是,當韓幸知道了他們兩個人的身份之后,他還是很后悔,若是自己能夠再拼命的話,或許自己能夠學到的東西更多更多。

    管寧學識淵博如海,王越劍法高超,身法精妙,都是不可多得的上乘之選,他若是就這么離開了,他真的就會后悔的。

    所以每次被王越安排歷練,他都用最簡單最粗暴的方式,一路殺伐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他們兩個人的身邊,然后繼續聆聽他們的教導。

    數年時間,他也外出游歷過很多次,王越對他的評價就是這個家伙是一個十足十的殺手,冷血無情,為達目的誓不罷休。

    若非韓幸對待朋友也是一個重恩情的人,恐怕他也活不到自己學成歸來的時候,王越早就在他露出那殘忍弒殺的性子之后將他殺了。

    韓幸跟隨了管寧和王越五年的時間,這五年的時間里,韓幸除了在他們兩個人面前學習之外,就是在殺人,和準備殺人的路上。

    他這五年幾乎沒有別的事情,就是如同一個精密的機器一樣,不斷的給自己填充新的知識,然后不斷的將這些東西用在殺人之法上面,并且真的用出來殺人!

    韓幸這么多年已經算是努力到了極致了,所以他才會被王越帶出來,當初李昊想要借刀殺人,那是他要清理后患,同時也是王越給韓幸的最后一次考驗。

    天三是校事府專職負責刺殺的,更是李曼的翹楚,別的不說,就以他的能力,在校事府也是妥妥的前五之列。

    李昊將他派到了幽州,就是為了讓他對上天下第一劍師王越,然后讓王越將他反殺,這本身沒有什么問題,但是王越卻是看不上這么一個長得很丑想法卻是挺美的家伙。

    在他進入幽州的那一刻,王越自己的人手就將他給找到了,然后直接將他所有的行蹤就掌握在了手中。

    校事府的人突然出現在這里,還是負責刺殺的人,這里能夠值得這個家伙動手的可是不多,而且朝廷大員方面,也輪不到這么一個玩意動輒就出手的。

    所以在他朝著塞外而來的時候,王越就知道這是朝著自己來的,因為這么一個家伙去刺殺異族的哪個王者,那無異于是癡人說夢。

    所以王越在看清了這個家伙的目的之后,也不管是有人想要借自己這把刀殺這個蠢人,還是想要和自己硬碰硬的來一下,他直接將韓幸叫到了自己的身邊。

    告訴了他關于哪個天三的所有自己知道的情報,然后告訴他,讓他在這個天三出現在自己面前之前,先將他的腦袋摘回來。

    天三,類似于史阿的親傳弟子,校事府天字號鼎鼎有名的人物,更是他們校事府排名靠前的刺殺大師,就交給了韓幸這么一個年輕的小家伙,也不知道是該說王越氣勢高昂,還是該說他信心百倍。

    總之,韓幸沒有讓他失望,哪怕是以有心算無備,韓幸仍然是將這個校事府天字號的佼佼者天三用永遠的留在了漁陽郡,讓他不能再前進一步。

    對于他完成了這件事,王越也算是讓他出師了,將他帶走之前,管寧和王越各自給了他些許東西,告訴了他一些實話。

    “讓你成為漢隆的影子,是老夫對你不住,這一卷《氏姓論》是老夫親自寫的,若是你愿意就留下,能不能看懂不要緊,日后有機會,老夫會親自給你研讀?!?br />
    “你這小子天賦不如他,但是你確實比他勤奮百倍不止,若是那個家伙有你這般的拼命和殺戮,他或許要讓我們放心的多!”王越給他的是一把劍,一直被他背在了身上的劍,“這本身是一把闊劍,那個家伙想著自己使用,結果卻是沒有這份兒天賦。

    你也沒有用闊劍的天賦,不過老夫將他改成一把子母劍,日后便是你的兵刃,出去之后,你當好生保重,殺性太大了,恐怕會折損你的陰德和壽命的,你當謹記!”

    兩個人說的都很直白,對于自己要面對的,自己要知道的,他自然是不會裝作不知道。

    對于這件事情,他只是很平淡的接受了,或許作為一個人的影子,在別人眼中,那是一個不能夠接受的,但是在韓幸這里,他卻是有些心滿意足了。

    沒有人能夠想象的到,一個從三歲開始就面臨著自己隨時都有可能被人當成一鍋肉給煮了是什么感覺。

    沒有人能夠知道,親眼看著甚至算是親手將自己的母親燉成一鍋肉湯,然后送到自己仇人面前,是一種什么樣子的無奈。

    也沒有能夠知道,每天阿諛奉承,點頭哈腰求著他們能夠在吃飽喝足之后,給自己留下一點點的殘羹剩飯是多么的卑賤。

    幽州的塞外,最不值錢的就是命了,還是漢人的命,在這個塞外,沒有什么所謂的死者為大,沒有什么性命大于天,在這里,就是一個人吃人的地方。

    當初幽州有三個刺史,每一個都有著不小的勢力,他們每一個都要養兵,都要收稅,他們每一個都要用百姓的血汗養著自己的榮華富貴。

    所以那個時候的幽州百姓也是十分的困難的,甚至都可以說是活不下去了,別的不說,三個刺史,三份兒重稅,這讓這群靠著天吃飯的百姓怎么活下去,還有是不是就會出現在幽州劫掠的烏桓人和匈奴人,乃至于鮮卑人。

    這一下子,他們的生活更加的難熬了。

    適逢天下大旱,正所謂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日子本就活不下去的他們此時更加的難以熬下去了。

    “易子而食”在那些士子的眼中,那就是一個形容事情很悲慘的詞語罷了,但是韓幸卻是親眼看到過。

    當初的幽州有很多館子,他們賣肉,很好吃很好吃的肉,畢竟在人餓極了的情況下,別說做的好不好吃,就算是生的肉,那也是極為好吃的。

    可是這么好吃的館子卻還沒有人愿意去吃飯,并不是因為那里面的肉很貴,而是因為里面的肉,都是他們這些百姓的肉。

    已經窮都沒有吃的東西,他們搶不了烏桓人和鮮卑人他們的牛羊和馬匹,或者說,他們這群窮苦百姓不被這群異族搶掠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哪里還能夠做其他的事情。

    所以走投無路的他們,能夠選擇的就是互相吃下去。

    韓幸從記事兒開始,就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只要能夠活下去,什么尊嚴,什么底線,什么仁義都不是重要的事情,人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活下去!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前提,你要是一塊玉才行,他們都只是連瓦片都不如的窮苦百姓,他們想要做的只是保全自己,讓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韓幸親眼看到過什么才叫做易子而食,跟隨了管寧身邊之后他才知道這個是什么意思。

    他之后才知道原來“易子而食”是說的《公羊傳·宣公十五年》:“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br />
    易子而食的故事是說的,春秋時期,楚莊王因宋國殺了楚國過境使臣申舟而出兵攻打宋國,圍困宋國首都半年之久,并準備長久圍困下去,宋國人害怕了,宋王派執政華元只身潛入楚國元帥子反的臥室,挾持子反說宋國人就是易子而食、析骨而炊也不投降。

    但是韓幸在聽完這個典故之后卻是覺得這說的太輕了,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哪里能夠說得清易子而食的悲慘。

    易子而食是他們愿意的么,在韓幸看來,那與其說是交換孩子來吃,換取自己的活命,不如說,那只是一種沒有辦法的辦法,那就是完全的無奈之事。

    這是為了生存而被迫選擇的手段,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即使父母省下口糧喂養孩子,那么孩子也是很難存活的,所以說不妨是一種明智的選擇,只是這種明確卻是讓人感覺到十分的惡心和無奈。

    而且在那種情況下,人都不能夠稱之為人了,他們已經沒有了人性。

    盛世孩子能撫養成人都需要很大的成本,更不要說這是這種年景了,這本身就是一件希望渺茫的事情,正因為如此選擇一則而舍及時的,這樣孩子也是被迫的選擇,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是實現利益最大化,防止孩子日后夭折的明智選擇。

    饑荒年間本來就會讓人慢慢的對這個世間都充滿了絕望,而這種絕望也會讓他們慢慢的喪失自己的人性,讓自己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當初鬧饑荒的時候確實會存在人性的滅殺,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選擇交換對方的孩子進行使用,本身也是為了叫人們有痛苦感,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種選擇方式在,不違背人性基礎上也是為了生存而采取的被迫式的選擇。

    另外,在死亡面前,很多人都能夠保持鎮定,但是讓你一點點的領悟死亡,讓你一點點的接觸死亡,這是對他們的一種考量,對任性一種滅殺一樣的方式,讓他們變得什么都可以做的出來,只要能夠讓他們能夠活下去。

    將孩子煮成一鍋爛爛的肉,混合著身子里的血沫還有泥土,甚至還有很多臟東西,就這么一點不浪費的都吃的干干凈凈的。

    可是將孩子吃了,他們就能夠活下去么?

    他們活不下去,今天他們互相吃了自己的孩子,那么明天呢,他們只能互相吃自己的老人,吃自己的妻子,但是他們這一場大旱是多少年的時間啊,他們又怎么能夠撐下去。

    他們打不開世家大族的大門,他們也搶不過那些山賊馬賊,更加殺不了什么異族,他們只能夠想盡一切辦法,活下去!

    所以,他們只能繼續吃下去!

    吃光了自己的家伙,那就吃別人的家人,吃別人的孩子,吃別人的妻子,當沒有了糧食,沒有了野菜,甚至都沒有了草根樹皮之后,他們能夠找到的就是這些人了。

    所以韓幸的母親帶著他逃走了,他不想被吃了,也不想自己的母親將他交換出去,兒很幸運的是,他的母親也不像這樣。

    不過他的幸運只有短短的時間,因為很快他們兩個人就被山賊搶走了。

    本來黃龍寨的人是想要將他們母子吃了的,但是他應該很幸運的,因為他母親的姿色不錯,為了兩個人的生存,他母親委身于賊。

    這個詞語也是韓幸在跟著管寧之后學會的,不過這個在韓幸看來更像是無奈之舉罷了,只不過就是為了活命而已,為了誰,都是一眼的。

    他母親靠著姿色活了下去,但是一年可以,兩年也勉強可以,但是到了第三年,幽州依舊是那么亂,當初黃龍寨已經搶不到什么糧食和什么其他的吃的了。

    所以,他們再次將目光轉向了自己寨子之中的那些老弱婦孺。

    和性命還有享受相比,他們這些人或許更加的容易被吃了吧。

    這個時候,已經有些懂事的韓幸,每日都干著更多的活計,然后告訴周圍的人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還有很大的價值,同樣也不斷的告訴那些人,孩子并不禁吃,相比較于未來更加有用的孩子,那些婦人和老人,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

    他很畜生,他甚至可以說是親手將自己的母親送進了鍋里,他不想說什么,是因為在那種情況下,他的母親也選擇了對他不管不問,不過問他的害怕云云。

    大家都是為了活命,誰也不比誰更加的高貴三分,所以他就是如此做了,哪怕為此他需要收到無數的詰難和鄙視,他也無怨無悔。

    靠著這種惡毒的手段活下來的韓幸,本身就比其他人更加的不好生活,更別說這么多年他還是在黃龍寨那么一個小圈子之中。

    所以說,當他有了機會重新開始一個新的生活之后,他沒有什么怨恨,當他可以學到本事的的時候,他不會嫉妒自己是因為成為誰的影子而學到這些東西。

    他只會記得,若不是因為自己還有資格成為這個影子,他恐怕都沒有這個機會。

    影子,也有影子的責任,比如現在,他這個影子就要為自己的主子,去將他的朋友救出來。

    深呼吸過后,韓幸已經恢復了最好的狀態,看著三個人終于同時將頭扭向了不同的方向,然后直接露出了一個笑容,更是在這一瞬間就竄了出來,整個人手持短刀朝著最中間的那個人撲殺了過去。

    就在韓幸沖出來的那一刻,反應最快的也是他要殺的那個人。

    眼角看到這一抹殘影的守衛第一時間就要高呼起來,但是他剛剛來得及張開嘴,就看到了一抹寒光閃過,自己的脖子就帶出來了一抹血光。

    而他這個人也在這一抹寒光帶著血光之中,直接倒了下來。

    這個時候,后面看著的兩個探子覺得此時韓幸不愧是開了一個好頭,直接出其不意瞬間擊殺一人,只要此時他右手甩出短刀,左手掏出短弩射出去,直接將剩下的兩個人給擊殺了,那么這件事也就成了大半。

    但是韓幸沒有這么做,他甚至都沒有搭理這個話茬,而是直接朝著營帳里面沖了進去。

    “砰!”韓幸直接飛撲進入了營帳之中,在這各種木屋的中間的一個營帳,本來就是那么的突兀,韓幸在外面示警之前就直接撲了進去,更是讓帳篷里面的那個看管張苞的護衛感覺到了驚訝。

    韓幸的運氣再次變得不錯了起來,里面只有一個看管他的人,這個人的目的不是拷打張苞,而是在必要的時候將張苞一刀殺了。

    此時在這個家伙的面前,這就是一個危險并且還必要的時候,所以他的刀直直的朝著張苞捅了進去,馬上就可以讓他血濺三尺。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韓幸已經站了起來,然后手中的短刀也直接飛了出去,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一刀插進了那護衛的手腕之中,讓他慘叫著將捅向張苞的刀子扔了下去。

    而這個時候,外面的嚎叫才傳了進來,那兩個家伙這才反應過來,聽那動靜是想要沖進來的,只不過當他們沖進來的時候,短刀已經再次回到了韓幸的手中,而那個倒霉的家伙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不說,張苞也被放了下來。

    兩個人看著一臉陰沉的韓幸,還有滿臉虛弱的張苞,都有些雙股顫顫。

    當他們想要趁著機會逃出去的時候,一扭身再次發現,自己的后路都被堵住了。

    “殺了!”韓幸攙扶著張苞,將這兩個蠻夷守衛直接交給了自己的兩個手下,這里的動靜相比很快就能夠將那在營寨門口圍攻劉復他們的蠻夷給引過來的。

    他再此之前,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張苞將軍可有什么事情要做么?”韓幸攙扶著他從兩個尸體上面跨過去,也讓他再次見到了久違的陽光,“可還能繼續廝殺么?”

    “那是當然!”張苞和他的父親張飛一模一樣,都是十分剛烈的脾氣,被折騰了這么久,雖然身體十分的虛弱,但是心里可是怒火萬丈的,“某家的丈八蛇矛在他們那里,某家還要搶回來呢!”

    韓幸看了看身邊的這個莽夫將軍,然后將他交給了自己的兩個探子麾下,“將張將軍保護好,找點吃的給他,讓他緩一緩,某家去給他將丈八蛇矛搶回來!”

    說完之后,韓幸直接將手中的張苞往他們兩個人身上一放,然后就朝著某個方向跑去。

    兩個探子本想阻攔他,讓他莫要節外生枝,但是看著他這般清冷的臉,最后也是不敢將自己的心里話說出來。

    “你們家的這位統領,倒是夠麻利兒的!”張苞和韓幸也算是認識了,看著韓幸這么利索的離開,也是輕笑了起來。

    “對了,你們家統領是幽州人?”張苞突然想起來了什么,然后輕聲問道。

    “扥,我等都是幽州人!”那兩個探子也是韓龍的心腹,雖然本事沒有韓幸大,但也是心腹,自然也是幽州塞外跟隨而來的。

    “幽州....最近幽州不太平??!”張苞突然嘆息了一聲,“其實某家也是幽州人,被他們抓到之前,某家聽說現在幽州的骨進和那個什么狗日的黑風賊高艾聯手了!”

    “骨進和高艾?”兩個探子都是正經兒八百的校事府出身,更是幽州之人,哪里會不知道這兩個家伙是什么意思。

    骨進是烏桓的王,現在的王!

    骨進和塌頓到底誰在烏桓更加的有實力,這個誰也說不準,不過當初塌頓他們三王并立的時候,他骨進還只是一個小小的部落首領。

    按照他們校事府的記載,骨進在漢末率部大入邊,掠牛馬、財物甚眾。會太祖伐,骨進敗,幾為所虜,散北。居數年,實力復,故易魏軍,數次犯境,不過最后皆為田豫所敗。

    說白了這個家伙就是一個動輒劫掠邊疆的老東西了,不過他能力一般當時,直接碰到了太祖曹孟德攻伐幽州,直接將他打了回去不說,還差點給將他打散了。

    但是烏桓人的恢復能力就是強悍,數年時間之后,他的力量就直接恢復了,然后再次借著曹操沒空搭理他的功夫,然后再次沖殺了過來,然后碰到了剛剛回家的北疆戰神田國讓....

    但是現在骨進似乎又有了什么不太好的心思,讓人有些拿不住他的意思了。

    他們還是校事府探子的時候,就知道那時候的北疆不太安穩,不過最開始不安穩的不是幽州的烏桓,而是已經再次整合完畢的鮮卑了。

    魏文帝初年,北方的游牧民族強盛,侵擾邊塞,朝廷于是任命田豫為持節、護烏丸校尉,牽招、解俊同為護鮮卑校尉。

    而那個時候,從幽州的高柳以東,并州的濊貊以西,有鮮卑人數十個部落,比能、彌加、素利分割地區加以統領,各自有自己的地界;

    其中這幾個人之中,軻比能的地位是最低的,軻比能出身鮮卑支部,只是因為他這個人作戰勇敢,執法公平,不貪財物,所以被鮮卑民眾推舉為大人。

    而且這是一個有腦子的家伙,他的部落開始是被分到了靠近邊塞的地方,這才讓他有了機會去學習漢人的文化和知識,并且越來越壯大。

    軻比能統率下的部眾,戰守有法,戰斗力相當強大。自太祖皇帝曹操北征后向曹氏進貢表示效忠?,F在的陛下曹丕登位的時侯,軻比能還因為老實受封附義王。

    建安年間,軻比能通過護烏丸校尉閻柔向朝廷進貢,十分的老實。

    更是在建安十六年,曹操西征關中十一路諸侯的時候,田銀、蘇伯在河間反叛。軻比能率三千騎兵,隨閻柔平定叛亂。

    另外的兩個人,彌加和素利乃至于和中原一之勾勾搭搭的步度根都是一類人。

    當初,漢靈帝光和四年,鮮卑族號稱鮮卑第一首領的檀石槐身死了,其子和連繼立,成為了新的鮮卑之主。

    但是和連既無才力,性又貪婪好色,斷法不平,人眾叛者居半。

    所以在靈帝末年,和連在鈔略北地郡時被人射死。

    和連的兒子騫曼年小,所以他大哥的兒子魁頭代立。

    但是隨著蹇曼長大,便生出了與魁頭爭多鮮卑控制權的意思,作為和連的親兒子,檀石魁的親孫子,他還是頗有能力的,在整個鮮卑都部眾離散的時候。

    終于將魁頭弄死了,但是魁頭也是檀石魁的孫子,而且也是做過鮮卑之王的人,所以他直接將位置傳給了弟弟步度根,讓他接替自己掌管整個鮮卑。

    但是那個時候,代郡以西的鮮卑都已叛離,代郡以東的中東部鮮卑也分裂為三個勢力集團,其大人一為步度根,其部眾分布在并州的太原、雁門等地;二為軻比能,其部眾分布在幽州的代郡、上谷等地;三為東部鮮卑素利、彌加、闕機,部眾分布在幽州的遼西、右北平、漁陽塞外。

    而糜家,素利,都是這個時候開始崛起的。

    (《后漢書·卷九十·烏桓鮮卑列傳第八十》:光和中,檀石槐死,時年四十五,子和連代立。

    《三國志 魏書 烏丸鮮卑東夷傳第三十》記載:度根既立,眾稍衰弱,中兄扶羅韓亦別擁眾數萬為大人。建安中,太祖定幽州,步度根與軻比能等因烏丸校尉閻柔上貢獻。

    后代郡烏丸能臣氐等叛,求屬扶羅韓,扶羅韓將萬馀騎迎之。到桑乾,氏等議,以為扶羅韓部威禁寬緩,恐不見濟,更遣人呼軻比能。比能即將萬馀騎到,當共盟誓。

    比能便於會上殺扶羅韓,扶羅韓子泄歸泥及部眾悉屬比能。比能自以殺歸泥父,特又善遇之。步度根由是怨比能。文帝踐阼,田豫為烏丸校尉,持節并護鮮卑,屯昌平。步度根遣使獻馬,帝拜為王。

    步度根數與軻比能更相攻擊,步度根部眾稍寡弱,將其眾萬馀落保太原、雁門郡。步度根乃使人招呼泄歸泥曰:“汝父為比能所殺,不念報仇,反屬怨家。今雖厚待汝,是欲殺汝計也。不如還我,我與汝是骨肉至親,豈與仇等?”

    由是歸泥將其部落逃歸步度根,比能追之弗及。至黃初五年,步度根詣闕貢獻,厚加賞賜,是后一心守邊,不為寇害,而軻比能眾遂強盛。

    明帝即位,務欲綏和戎狄,以息征伐,羈縻兩部而已。至青龍元年,比能誘步度根深結和親,於是步度根將泄歸泥及部眾悉保比能,寇鈔并州,殺略吏民。

    帝遣驍騎將軍秦朗征之,歸泥叛比能,將其部眾降,拜歸義王,賜幢麾、曲蓋、鼓吹,居并州如故。步度根為比能所殺。)

    步度根最為最正統的繼承人,他直接選擇了投靠漢室,讓鮮卑草原,歸屬了他們三個人,軻比能,素利,彌加。

    比能、彌加、素利分割地區加以統領,各自有自己的地界;他們共同立下誓言,都不得把馬賣給中原人,想要從根源上斷絕中原和草原上面力量的差距,直接讓中原擋不住他們的攻擊。

    但是這個想法是好的,時機也是對的,但是他們選擇的方式,不是那么的好,他們成功的惹怒了剛剛登上皇帝的曹丕,剛剛變成鄢陵公的曹彰以及剛剛來到并州的田豫。

    田豫認為,胡人聯合在一起,對中原朝廷不利。于是先挑撥離間他們,讓他自相仇視,互相攻殺。

    素利的力量最弱,在三個人的虎視眈眈之下,直接違反盟約,把一千匹馬送給官府,白白送給曹氏一千匹馬這就是一個態度,但是也因而遭到軻比能的攻擊,向田豫求救。

    田豫擔心因此互相兼并,造成更大的危害,認為應該救助善良、懲治兇惡,向各部族顯示威信。

    于是單獨率領精銳士兵,深入到胡虜控制的地區,胡人很多,在官兵前后再進行抄掠,截斷退兵之路。

    田豫遂率軍挺進,距胡人十余里時,扎下營寨,收集許多牛馬的糞便燒了起來,從另外一條路撤走了。胡人見煙火不斷,以為田豫的軍隊還在,便離去了,走了數十里之后;才發現田豫已撤走。

    他們又追擊田豫至馬城,將其重重圍困,田豫嚴密防守,令司馬樹立起旗幟,奏起鼓樂,率步騎兵從南門殺出,胡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哪里,便向哪里攻擊。

    而這個時候,田豫則率領精銳騎兵從北門沖了出來,擂鼓呼叫沖殺,兩面發起沖擊,胡人措手不及,陣腳大亂,都丟棄弓、馬逃走了。田豫率兵連擊二十余里,胡人的尸體布滿了原野。

    (《三國志》:文帝初,北狄強盛,侵擾邊塞,乃使豫持節護烏丸校尉,牽招、解俊并護鮮卑。自高柳以東,濊貊以西,鮮卑數十部,比能、彌加、素利割地統御,各有分界;

    乃共要誓,皆不得以馬與中國市。豫以戎狄為一,非中國之利,乃先構離之,使自為讎敵,互相攻伐。素利違盟,出馬千匹與官,為比能所攻,求救于豫。

    豫恐遂相兼并,為害滋深,宜救善討惡,示信眾狄。單將銳卒,深入虜庭,胡人眾多,鈔軍前后,斷截歸路。豫乃進軍,去虜十馀里結屯營,多聚牛馬糞然之,從他道引去。

    胡見煙火不絕,以為尚在,去,行數十里乃知之。追豫到馬城,圍之十重,豫密嚴,使司馬建旌旗,鳴鼓吹,將步騎從南門出,胡人皆屬目往赴之。

    豫將精銳自北門出,鼓噪而起,兩頭俱發,出虜不意,虜眾散亂,皆棄弓馬步走,追討二十馀里,僵尸蔽地。又烏丸王骨進桀黠不恭,豫因出塞案行,單將麾下百馀騎入進部。

    進逆拜,遂使左右斬進,顯其罪惡以令眾。眾皆怖懾不敢動,便以進弟代進。自是胡人破膽,威震沙漠。

    在這里真的是忍不住必須再說一句,田豫在黃初年間的時候和青龍年間的時候,完全就不是一個待遇的。

    在黃初年間,一個人就是整個北疆的最高軍事長官,可以擅自出兵,手握著幽并兩地的兵權不說,還有持節之事,所以他的威風就是在黃初年間開始的。

    但是到了明帝曹叡時期,那是打了個什么玩意!

    山賊高艾,有部眾數千人,四處搶劫抄掠,在幽、冀西州為害,田豫引誘鮮卑素利部殺死高艾,將其首級送到京城。朝廷封田豫為長樂亭侯。

    他擔任護烏丸校尉九年,統治少數部族,對兼并者予以壓服,對豪強者使其離散。凡是逃走的奸邪之人,為胡人出謀劃策不利官府的,田豫都挑撥離間他們之間的關系,使他們的兇惡陰謀不能得逞,聚居在一起卻不得安寧。

    這么好的算計,結果是什么,結果就是田豫的計劃還沒有完全實現,幽州刺史王雄的黨羽欲圖讓王雄擔任領烏丸校尉,因此詆毀田豫擾亂邊境,為國家生事。朝廷于是把田豫調任汝南太守,加官為殄夷將軍。

    將他直接從北疆拔掉了也就罷了,畢竟汝南也是能夠打仗的。

    太和六年,公孫淵在遼東反叛,魏明帝要征討他,卻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中領軍楊暨推舉田豫,于是使田豫以本官統帥青州的各路軍隊,假予符節,前往討伐。

    正值吳國派使臣周賀等與公孫淵相勾結,明帝認為賊人眾多,又要渡海,詔令田豫停止出兵。

    田豫估計,賊人船只將要返回,正是年底風急的季節,一定懼怕風高浪大,東面又無岸可依,肯定要到成山。成山沒有藏船的地方,只好依傍岸邊行進。

    他觀察好地形,在各個山島的險要之處,布置軍隊防守,他親自到成山,登上漢武帝所建的樓觀。

    賊人返回時,果然遇到大風,船只都觸山沉沒,飄蕩到岸邊,無處逃竄,全為田豫布置的將士俘虜。

    當初,各位將領都笑他在空地等待賊人,及至賊人慘敗,都爭相執行他的計劃,請求入海奪取飄泊的敵船。

    田豫恐怕敵人在陷入窮途末路時,會拼死反抗,但將領都不聽他的命令。

    當初,田豫以太守的官職統帥青州軍隊,青州刺史程喜心中不服,在進行部署時,多與他意見不一致。

    程喜知道明帝喜歡明珠,于是秘密上奏說:“田豫雖然立下戰功,但是軍令松弛;得到了許多珠寶器物,都發放給官兵而不交納給官府?!币虼颂镌サ墓跊]有受到獎賞。

    說實話,要是曹叡他爹知道了曹叡這么禍害他的大將,這么禍害他兄弟任城王曹彰的謀士,他真的會從墳墓里蹦出來將這個不爭氣的兒子給掐死了算!

    王雄,程喜這兩個世家子,就不要說任城王曹彰還在的時候,就是在黃初年間,他們兩個敢對田豫這個北疆戰神說一個不字兒么,都不需要曹丕和曹彰兩兄弟為他出面,田豫的暴脾氣,自己就能弄死他們兩個。

    青龍二年六月,孫權號稱統帥十萬大軍,攻打合肥新城。征東將軍滿寵聞訊后,準備率兵前去救援。

    田豫知道之后非常淡然的說:“敵人竭盡全力大舉出動,不只是為了爭奪小利,他們是要借助攻打新城以引誘我出動大軍。

    應該聽任他們攻城,挫敗他們的銳氣,不應該與他們爭高低。他們攻新城不下,士兵必然疲憊;等其疲憊之后,我們再出擊,可大獲全勝。

    如果敵人知道我們的計劃,就不會再攻城,必定會自動退走。我們若現在進兵,正中了他們的詭計。

    此外,大軍出動的方向,應該使人難以預料,不應該讓軍隊自己籌畫?!?br />
    田豫都予以上奏,明帝表示同意。敵人看到實在是沾不得什么便宜,然后就只得退走了。

    后來,吳軍又來侵擾曹魏疆土,田豫前往抵御,敵兵立即退走。許多軍士深夜驚喊:“敵人又來了!”田豫安臥不動,對眾人下令說“敢行動者處死”。此后,果然不見敵兵。

    在田豫處理南方江東事情的時候,他可比曹休這個二百五升天的玩意強多了,只不過這么一個在文帝時期就是天下一等一的豪雄,卻是最后只落入了一個使持節護匈奴中郎將,加官振威將軍,領并州刺史。

    就是這個官職,還是在正始初年,田豫遷升為使持節護匈奴中郎將,加官振威將軍,領并州刺史。境外胡人聞知他的威名,相繼來朝貢獻。他所管轄的并州界內清靜安寧,百姓都歸心于官府。

    順帶一說,正始初年是曹芳也就是曹彰的親孫子上位之后的第一個年號,到了那個時候,他田豫才有機會再次回到并州,去收拾那收拾了大半輩子的異族。

    只不過當初是司馬懿等人當政,他也已經沒有了什么力氣,所以在并州沒有呆多久,就被征召回了朝中,擔任九卿之一的衛尉,然后將兵權也交出去了。)

    這一戰再次證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爺爺總歸還是他爺爺,田豫這個北疆戰神的名字,并不會因為他去中原療養了一陣子就消失了。

    到這里,這就是這群人知道的北疆所有的事情了,和張苞所說的完全不一樣,不知道他說的骨進又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張苞聽著這兩個家伙將這些事情說完之后,也是不由的有些咋舌。

    深深的感到校事府情報的厲害之處,田豫出兵塞外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但是他們知道的十分的簡單,甚至都鬧不明白田豫只是一個護烏桓校尉是為什么可以私自出兵,還是打的鮮卑。

    但是校事府的探子就能夠追根溯源,將田豫的仰仗等等全都找出來,從這里面是能夠看出很多東西來的。

    “你們說的那都是之前的了!”雖然張苞覺得他們很厲害,但是也不能丟了他們的面子,“在那之后,烏丸王骨進對官府不恭敬,田豫到塞外調查,自己僅率領百余人到了骨進的部落中,不過現在他還沒有完全感到,不知道他是想要干什么。

    另外,除了烏桓人骨進之外,還有那個黑風賊高艾,有部眾數千人之多了,此時已經不是在幽州四處搶劫抄掠,在幽、冀西州已經算是相當大的一個禍害了。

    而且曹氏的幽州此時王雄,非但自己沒有絲毫的辦法,反倒是禁止田豫來這里多事,讓高艾越發的壯大了起來,實在是有些不知所謂?!?br />
    相比于校事府的這般嚴謹,他的情報就著實有些簡單了。

    不過也讓這兩個家伙知道了現在邊疆的不安全,雖然是閑話,但是兩個探子仍然是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現在這個天下朝局再次動蕩了起來,但是現在他們也都在處理自己的事情,那么蜀漢朝廷恐怕時間也是不多了。

    張苞這些話,是想要通過他們來告訴韓幸和韓龍他們,他們的時間不多了,在大軍到來之前,他們需要解決一些大軍不方便出手的地方。

    比如說一直沒有動手的某個郡縣和某個人,一直沒有動靜的某個都督,和江東親自冊封的永昌郡太守雍闿等人,這些大軍不方便直接下手將他們殺了的家伙,是時候將他們解決了。

    兩個人相互對視一眼之后,然后緩緩的點了點頭,他們有些事情不用說的太明白,說的太明白了對大家都不好,至少也會讓大家很尷尬,所以就這么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說的的狀態,就是很好的。

    張苞看到兩個人已經懂了自己的意思,不得不再次感慨這批人的素質之高,他們蜀漢想要和曹氏爭天下,還是需要慢慢的發展的。

    兩個人帶著張苞躲藏好,然后靜靜的等待著自家統領韓幸大人的回來。

    果然如同韓幸所料的那樣,在他們離開那帳篷不久,前方一直負責圍殺劉復和鄂煥的那群蠻夷直接帶著些許人馬就沖了回來,但是他們即便來到了這里,看到的也不過就是一片狼藉,和幾具尸體。

    當他們發現張苞被救走了之后,更是一陣鬼哭狼嚎一般,直接四散搜索,他們堅信,這么短的時間他們是跑不了的。

    這一點他們又猜錯了。

    張苞并不是跑不了,而是真的不想跑,若是他今天莫名其妙的跑了,恐怕回去了,他爹一定會托夢給他,說他丟了他們老張家的人,竟然這般的慫貨,直接不報仇就逃跑,那不是他們張家的漢子!

    “前面那般嘈雜是怎么回事?”張苞看著兩個探子竟然想要架著他往后面離開,直接就停下了腳步,反而是指著前面的嘈雜問道,“可是我蜀漢朝廷來攻打了?”

    張苞這么想也是正常,他當初殺了那么多夷人,最后被擒了之后還能夠活著,就是因為他是漢人,還說自己乃是漢人的什么什么大人物,所以這個部落想要留著他,在必要的時候,用他當人質換取自己部落的安全。

    現在前面亂成這副模樣,他自然是直接想到了這件事,是不是援軍已經來了。

    “張將軍想什么呢,是劉復大人帶著一個蠻夷去前面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我等這擦將您救出來的!”那兩個探子雖然對劉復這種莽撞人,實在是沒有什么辦法,但是也不能上來就說劉復莽撞,所以干脆給他找了一個理由。

    結果張苞一聽這個話,立刻就興奮了,“劉復兄弟在前面沖殺,某家怎么可以逃跑?速速回去,某家也要助他們一臂之力!”

    說完之后,劉復就要直接沖過去,也不管現在手無寸鐵,身上沒有披甲,胯下沒有戰馬,更不管他現在身體十分的虛弱。

    就在兩個探子勸說他的時候,正巧碰到韓幸扛著張苞的丈八蛇矛從遠處跑了過來,看著他們還在這里糾纏,直接眉頭皺了起來。

    “你們還不走干什么呢,難道不知道你們現在的處境么,等著那群夷人找到你們,你們想走都走不了了!”

    本來是訓斥的話,但是剛剛說完就感覺自己的身上一輕,然后他剛剛偷出來的丈八蛇矛就到了張苞的手中,看著這個家伙這一臉興奮的模樣,他有些懵了,不知道這個家伙這是什么意思。

    “韓幸兄弟,多謝你了,剩下的事情你們就不要管了,某家這就去相助他們!”

    在韓幸震驚的眼神之中,他直接朝著韓幸拱了拱手,然后大吼一聲,朝著某個方向沖了過去,絲毫沒有掩飾。

    在三個人的目光所及之下,他只用了不到十個呼吸就被發現了,然后就被包圍了,然后就開始廝殺了。

    別說去救援劉復他們兩個了,他自己能不能保得住都是兩可之間!

    “現在這南中,都是一群這種王八蛋玩意么?”韓幸實在是受不了這個,忍不住開始了破口大罵,“什么都是一群莽撞人,這是莽撞么,這一個個的他娘的就是莽夫,莽夫!”

    多少年了,他都沒有這么罵過人,不過這次他覺得自己若是再不罵出來,他就憋死了!

    “統領,我們怎么辦?”兩個探子都是有些面面相覷,他們突然覺得,是不是他們有些被時代拋棄了,怎么來了西川之后,他們這行為方式處處都透露著和以往不同!

    “我等能怎么辦?”韓幸啐了一口,沒有好氣兒的罵道,“某家也想要跑,可是跑了有用么?他們這群王八蛋,若是不給某家找上點兒事,是不是都吃不下飯去??!”

    說完之后,韓幸也不再多說廢話,直接從后背抽出長劍,然后直接朝著某個方向沖了出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