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木榤:重開天門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天中氣運

第四百五十三章 天中氣運

 熱門推薦: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黎明之劍、 萬古第一龍、 一劍獨尊、 元尊、 萬古第一神、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四百五十三章

    我睜開雙目,此刻的星月晷已經縮成了巴掌大小,正浮在我掌心旋轉不定,我一握拳頭,星月晷便隨我的心意沒入了體內,我落下地面,環繞著鐵皮幕墻的灰霧結界收攏到我的身邊,現出霊葙和青云的正身,齊齊對我躬身施禮道,“祝賀主人修為得進,悟道成尊!”

    悟道稱尊,悟道成尊,兩者只有一字之差,性質上卻有著云壤之別,體內靈丹結成元嬰,我便脫出了六道限制,以后就算身死,只要元嬰不滅,便可再鑄肉身,重活于世,真正達到了不死不滅的地步,不過相對的,一旦元嬰被滅,我就會在三界除名,永不復還。

    霊葙和青云與我皆有血誓相連,是以在第一時間內發現了我的變化,前來相賀,他們兩人點明這件事情后,在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震驚之中,道尊境啊,這是人間界已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的境界了,就連被譽為天下第一人的和塵真人,還困在最后的臨門一腳前跨不過去,足見晉入道尊境有多么難,但就是這么難,仍然有人成功的做到了,這個人就是我,眼下實打實的人間界第一人,張伍。

    褚俊一他們立刻跪倒在地,俯首稱賀,不由的他們不低頭,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可是世間獨一無二的道尊,青嫻和雷同雖然沒有跪下,但同樣要躬身行禮,就連蠻橫慣了的

    o

    o,都噘著嘴不情不愿的對我合手施了一禮,沒辦法,這就是規矩,作為修真界的分割線,道尊境之下勿論高低,俱是同門道友,而道尊境則凌駕于所有低階修士之上,謂為尊者,所有修為不及道尊境者,見面時都要施禮問安,敬稱尊者,哪怕似青嫻和

    o

    o這種出身極高,只是修為暫時不及者,同樣要執弟子禮相見,否則的話,下一秒,天道就會降下天雷以示警戒了。

    我左手虛抬,示意眾人免禮,呂蟲子從地上爬起來,連身上沾染的灰塵都沒來得及拍,就興奮的跑出來扯住我的胳膊叫道,“伍哥!你晉入道尊境啦?那豈不是說咱們以后就能橫著走啦?”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差不多吧,除非碰上媯南安跟夜景光兩個,否則就算什么白虎王,雨紛紛之流的聯袂而來,也不是你伍哥的對手啦?!?br />
    得到我肯定的答復后,呂蟲子哈了一聲,眼中立刻閃起了無數顆小星星,憑我對他的了解,可以清晰的判斷出這小子是又進入自己的意淫空間了,相比起呂蟲子,陳默就冷靜的多了,他看似不經意的擋在我跟褚俊一的人中間,小聲問我道,“伍哥,月盤得手了?”

    我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陳默用手在額頭上摸了下,這是跟呂蟲子我們三個曾商定過的撤退手勢,陳默的意思很清楚,我們此次前來的目的,就是尋找月盤,如今既然月盤已得,那再留在這里便毫無益處,接下來的時間里,河南道上定會因褚俊一跟方大成的爭斗陷入混亂,我們要是不趕緊撤退的話,難免會被卷入其中,陳默倒不是怕他們能給我們帶來什么威脅,他擔心的是,我會在其中沾染上什么因果,我現在可是人間界唯一的道尊境修士,沾染上因果的話,是絕對無法輕易消除的。

    我拍了拍陳默的肩膀,表示自己已經知曉,撤退是肯定要撤的,但走之前總要打個招呼才是,我喚過褚俊一,剛要開口,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的氣息突兀的在我背后出現,我大吃一驚,連忙轉身,只見沒有了月盤的地底深坑里,有一道乳白色的氣霧正在氤氳而出,這乳白色的光芒與神器之光如出一轍,散發著睥睨天下的威勢,受其氣勢所激,我體內的一元力不由自主的在體外釋放了出來,我手拈法訣,在身前撐起了一個巨大的玄天盾,然后頭也不回的喝令眾人道,“全部退下!這氣霧威力太大,不是你們能承受的,快退!”

    沒人敢違背一位道尊的命令,眾人紛紛后退的同時,卻有一人逆向而行,走到了我的玄天盾外面,玄天盾這個法術,防外不防里,再說也沒人會把防御法術逆向使用啊,我看到有人脫出玄天盾的保護范圍,登時大驚,這乳白色氣霧若我猜的不錯,應該就是被月盤鎮壓在地底的天中氣運,天中氣運是人道氣運,等級上雖然比不了天道氣運,但也不是什么等閑的存在,以我道尊境的修為尚且感到明顯的威脅,又豈是等閑之輩能夠抵御的了的?

    我定睛看去,玄天盾的不是別人,正是此次應揚州所托帶出來的青嫻,一看是青嫻我就更著急了,這可是揚州的愛徒啊,要有了什么閃失,揚州還不得活吃了我,要知道我現在雖然是人間界最強的道尊境修士,可人家揚州是天界仙君,比道君還高幾個等級呢,我這個道尊在他眼里能算個屁啊,想到這里我連忙大聲呼喝起來,“青嫻!你干什么?快退回來!本尊以清軒觀掌門之名,命令你退回來,聽到沒有!”

    青嫻止住了腳步,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后嘴角一揚,帶出了兩個好看的梨渦,“掌門,沒事的,你等我?!?br />
    我等你妹??!我都要罵人了,一個道師境初期的小修士,跑到人道氣運旁邊,去找死啊,我一看青嫻又開始前行,情急之下,也顧不得許多,連忙散去玄天盾,揮手閃出鈺戈刀,七色彩焰從刀身上噴涌而出,我握著刀貼地疾飛向青嫻,已經冒出坑洞的天中氣運似乎察覺到了我的意圖,立刻凝結成束朝著青嫻飛了過去,我心中大驚,這天中氣運,威力更甚于我,若是擊中青嫻,憑青嫻的修為,必然要命喪當場,非但如此,更甚者,怕是連靈魄都要被轟成碎片,徹底消散于世間了。

    我再度催發元力,用來提升速度,無奈的是,留給我加速的距離實在是太短了,幾十米的距離,根本不足以讓我把速度提到巔峰,這就好像賽車一樣,你拿百米加速度來比,能清晰的看到大馬力跟小馬力之間的差別,但把距離縮短到十米的話,就看不出來什么區別了,再縮短到一米,那再大的馬力都不會有你抬腿走一步快,我現在面臨的就是這種窘境,如果距離足夠的話,我完全可以通過法術使飛行速度超越天中氣運,但距離不夠的話,任憑我釋放出再多的一元力,也沒法把它們立刻轉化為加速動能啊。

    反觀天中氣運,就沒有這個限制,飛行是它的本能,無需術法相助,雖然這樣使得它沒有辦法進一步提升速度,但同樣的,它也免去了加速距離這個限制,一經發動就可以達到自身速度的巔峰,于是這瞬息之爭,我就遜了它一籌,天中氣運撞上青嫻胸口的時候,我才剛剛趕到,鈺戈刀揚在半空,甚至來不及劈下來。

    完了,一時間我心如死灰,仿佛已經看到了青云殞命,揚州暴怒的場景,但事實上這一切并沒有發生,天中氣運撞到青嫻胸口后,并沒有像我預料中那樣發生猛烈的沖撞,而是徑直的沒入了進去,那感覺,就像涓涓細流融入大海一樣,毫無半分的違和感。

    源源不斷的天中氣運從坑洞中涌出,匯聚進青嫻的胸口,我則站在旁邊大張著嘴巴,高舉著鈺戈刀,跟個十足十的傻瓜雕塑一樣,其實不只是我,連帶著剛才退到后面的眾人,也都俱是目瞪口呆,過了好一會后,

    o

    o才率先驚呼一聲跑過來,扯住我的手問道,“小伍子,你快幫幫青嫻姐姐啊,傻愣在這里干什么?”

    我苦笑一聲,放下了高舉著的鈺戈刀,我哪里是不幫,而是不知道怎么幫,天中氣運的威能遠遠超過于我,我之前也只是打算阻其一時,好讓我救走青嫻,并沒有與其對抗的信心,如今天中氣運跟青嫻已經連在一處,想要將他們分開,談何容易啊。

    旁邊等了半天的

    o

    o見我沒動靜,把嘴一撇,雙手虛抱胸前就開始集聚元力,看那架勢,是準備親自出手了,我見狀吃了一驚,連忙收起鈺戈刀分開了她的雙手,

    o

    o積蓄的元力被我這一打擾登時消散一空,憤怒的沖我嚷道,“小伍子,你要干嘛???”

    我把

    o

    o攔腰抱起,一直退到了人群中,才放下她說道,“我的大小姐,你也不好好看看,現在天中氣運跟青嫻連在一處,就像修士間元力傳功一樣,雖然不知道天中氣運是什么意圖,至少現在青嫻還是安全的,但如果你冒冒然出手打斷的話,引起的反噬力勢必會平分向雙方,到時天中氣運或許會消亡,可青嫻也同樣會性命不保啊?!?br />
    o

    o不是傻子,她聽我一講,就知道我所言非虛,不過盡管如此,

    o

    o還是不滿意的嘟著嘴抱怨道,“那怎么辦,萬一你說的這什么天中氣運是想對青嫻姐姐不利呢,我們就這么看著嗎?”

    我搖了搖頭,“不會的,你這是關心則亂,不信的話,你靜下心來感受一下青嫻的狀態?!?br />
    o

    o瞟了我一眼,半信半疑的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后,她一臉震驚的睜開眼,失聲喊道,“道師境巔峰!怎么可能,不,不對,修為還在上漲,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沒有回答,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o

    o的感知沒有錯,從天中氣運跟青嫻連接上那一刻起,青嫻的修為就在上漲,要不我也不會說出他們像修士間傳功這種話來,看天中氣運的勢頭,好像還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至于這個意外最后會怎樣收尾,我們除了靜觀其變,別無他法。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