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紀 > 833 聯邦救濟法

833 聯邦救濟法

 熱門推薦: 民國諜影、 神醫凰后、 重生最強女帝、 玄天龍尊、 漂亮小姨、 神醫毒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一場深秋的秋雨之后----好吧,其實這里并沒有典型的秋天,有的也只是在稍微涼爽一點的旱季,最后一場大雨過后,紫霞島的旱季漸漸來臨了。

    此時女寨附近的菜園子已經是生機盎然----各種蔬菜種子早已經提前播種到新開的農地里,并且開始發芽長葉子,種蔬菜能熟地,這就是女人們為什么先要種植菜的原因。

    另外,對于經驗豐富的農人來說,種菜還能從中判斷地力和土壤的酸堿,這點讓后來參觀過女寨種植區的老王大為嘆服。

    除了種菜外,養殖也很快搞了起來,女寨里的養殖區是集中在一起的——這居然不是任柯通過楊巧巧給女寨的建議——而是女寨的傳統!姑婆們說,如果像普通農戶一樣牲畜與居家混在一起的話,很容易產生疫病。

    雖然任柯認為其實是女人們天生比男人愛干凈,不喜歡臭氣熏天的環境導致的,但他仍然非常嘆服女寨的這些在生活習慣上眾不同的規矩。

    確實,自梳女們在多年的生產生活實踐中積累了大量的經驗,人畜分離就是經驗之一,這讓任柯對女寨的衛生方面的擔心大大減輕了。

    除此之外,女人們還自造木筏在海灘上結網捕撈海貨,漁網是女人們自己帶來的,當李俊明任柯他們看見這一幕時表示很慚愧,他們守著海岸線那么久,居然居然沒有想到利用現成的木料造木筏去海邊撈海貨……

    不久之后,女寨里又多了一項收入——針織和制衣。

    這是紅樓那邊杜娜阿姨的“勝家服裝股份有限公司”的來料加工的訂單——“勝家”是前一陣杜娜阿姨在《北上基金》申請成功的產業項目,前面已經說過,這里勿庸贅述。

    只是這“勝家”的第一份訂單居然不給“華盛”,而是千里迢迢地跑到了紫霞島,顯然是紅樓女士們對女寨的特殊照顧----其中最大宗的是向日葵、竹園和紫霞公學的學生校服,另外,“勝家”的唐裝和漢服也出了設計樣品,這些樣品被妮可號帶到澳門后,據說引發了市場轟動——事實證明,融入舊世界女裝流行設計元素的女士漢服、旗袍和唐裝非常符合當地人的口味。

    當然了,身在澳門的那些在腦后拖著辮子的“清國民”們不敢穿,然而這并不妨礙這些服裝在南洋流行,到了后來,甚至在南洋的土著和歐洲人也喜歡這類服裝。

    為此女寨的姑婆們與“勝家”結成了日益緊密的緊密貿易伙伴關系,也掙到了巨額的加工費——當然這是以后的事情了。

    十二月六日,妮可號試著航行到紫霞島北端的新欽州碼頭附近探索測量航道,因為深水碼頭還在建設中,所以沒能直接靠上碼頭,然而有妮可號自帶的救生艇和女寨的小舟木筏協助,還是在新欽州碼頭上卸下了不少貨物,其中包括紫霞島急需的青霉素等藥物。

    妮可卸貨后立刻離開了紫霞島,這次妮可號上還搭有澳門孤兒院的孩子,不敢耽擱太久。

    妮可號的下一站是帝汶島,在那里有一百二十名土著孤兒和人販子勒菲克帶來的印度孤兒等著上船,這些孩子送往莫寧頓島上的向日葵和竹園。

    李俊明他們又開始忙活起來,妮可號離開前留下了大量物資,吃的穿的用的都有,這些東西都要登記造冊,還要及時分配下去。

    但是,如果是簡單的登記造冊然后按人頭分配的話,那事情還算是簡單的,然而來自聯邦財政部的一封電報讓事情變得有些復雜——財政部要求:所有這些物資都不是免費的。

    物資的發放要符合財政部最近公布的一個新的核算辦法——這是朱北國和李俊明向總統辦公室提交的一個動議——這個動議最終在聯邦參議院討論通過,形成了一個法案,名字叫《聯邦救濟法》,所以這個動議意義重大,因為它從此改變了澳洲聯邦的移民扶助政策。

    《聯邦救濟法》與穿越者們過去執行的免費提供移民墾荒物資和國家機構出面救濟的方式不同,具體的說,就是朱北國博士和李俊明律師親自設計的非常具有商業精神的辦法----這個法案大受穿越者們歡迎,很快就經過參議院討論后得以順利通過。

    這個法案之所以被順利通過,有一個大的背景:那就是“常風行動”計劃的耗資巨大,而且難以監督,使其有效率地執行預算,說句大白話,就是如何把銀子花在最應該花的地方,從而避免浪費。

    因為截止到十二月初,聯邦財政部已經發行了第三筆國債----合計白銀四十萬兩。

    要知道在這個時代,整個大清朝的年歲收入才六七百萬兩白銀,而這個常風行動居然要花費大清朝年歲收入的百分之五以上——所謂沒有比較就沒有概念,當參議院的議員們在聽取余何為給大家做財務預算報告時,余總裁隨口說出來這個比例時,還是給嚇了一跳,不少人覺得,這錢花得是不是有點浪了……

    于是朱李二人的動議應運而生——畢竟一位是歷史專業人士,另外一位是常風行動最花錢的主。

    接到二人的動議后,大家討論后斗認為,朱李二人搞出來的一系列移民扶助辦法“很有商業頭腦”,也符合”商業貿易公平交易精神”----當然這是后人的評價,其實在那兩位始作俑者的”總設計師”眼里,這些辦法根本就不算什么新鮮東西——無非就是舊世界通行的商業貸款農業項目的翻版——其項目內容無非是扶助移民立業、救濟和鼓勵墾荒,然而給的卻是“貸款”,雖然是無息的——至少字面上講是無利息的,但是貸出的款項許多不是銀子現錢,而是折算后的物資。

    而物資供應必須遵循商業原則,也就是說,必須有人買單——事情看起來就這么簡單,當然了,具體執行起來就不簡單了。

    因為按照原來設計的墾荒模式,無論是土地還是生產生活工具,全都是免費發放的——顯然,這種做法在歷史上有許多先例,穿越者們本來也想照貓畫虎就這么干了。

    但是,如今的情況有了一些變化——常風行動的規模之大有些出乎大家的預料,從最初的兩、三萬人不斷擴大到近十萬人打不住,持續的時間也從預計七月中旬到十二月份延長到農歷春節前,實際上常風行動的最后一船移民上船時間是來年的正月二十日。

    由此造成的后果是:常風行動的財務預算大大增加,夏小鷗和余何為在十月初就警告說,如果常風行動以這樣的規模繼續持續下去的話,今年大伙可能不會有年終分紅,因為各大公司下半年的貿易利潤可能會全部搭進去,盡管這些銀子是聯邦財政部向《北上基金》借的——當然了,誰都知道那不過是把自己的銀子從左邊口袋裝進了右邊口袋,然而如果年末真的沒有分紅,大家心里仍然不會高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