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仙戀之雙生劫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陣中相聚

第二百一十八章 陣中相聚

 熱門推薦: 一念永恒、 惟我獨仙、 我真不是仙二代、 仙逆、 誅仙、 道門法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還是逃不過這一劫。西門天腦海中極快的閃過這一念頭,卻只覺得心中絲線一動。

    “琴兒……”西門天的眼睛迷離起來,此時的他已經傷痕累累,萬象的金丹運轉的也干澀起來,他,榨不出靈氣了。

    “玄蛇現!”一聲斷喝,飽蘸墨水的毛筆憑空揮動,幾條玄色小蛇在鏡像的玄冰劍上涌現。這些玄色的小蛇形態各異,可是都似山水畫中的景物一般充滿了寫意。

    在冰面的倒映下,一個中年文士的身影映入西門天都眼簾。

    “怎么不是琴兒?!蔽鏖T天嘀咕了一聲,有些懷疑剛剛自己是不是產生了錯覺。

    “咔嚓咔嚓?!北鶋K碎裂的聲音傳來,原本難以摧毀的玄冰鏡像隨著小蛇的噬咬不斷的掙扎,最終化為一灘墨水。

    “快走,這冰鏡會產生鏡像!”西門天驚嘆的望著如此強大的手段,隨即驚恐萬分。

    在中年文士的身后,一道半透明的鏡像緩緩浮現。

    四個西門天就已經足夠恐怖,如果再來四個如此強悍的中年文士,恐怕就算是天人大圓滿的修為都吃不了兜著走。

    中年文士訝異的望著面前這個渾身是血的白衣青年,似乎在揣度他的意思,旋即也是一驚,毛筆迅速揮動。

    下一刻,一幅宏麗壯觀的江南百景圖覆蓋至西門天可見的一切空間。原本深藍色的冰鏡世界化為黑白色的畫中世界,畫中的百景栩栩如生。

    “嗡!”玄冰制的毛筆與中年文士手中的毛筆相撞,巨大的沖擊波席卷八方。周圍的水墨畫似被微風吹動,景物微微搖曳。

    “擅闖水行宮,你好大的膽子!”鏡像忽然發出聲音,手中的玄冰筆一劃,頓時這小小的空間有一種視覺上的分崩離析感。

    “就算你會這招又怎么樣?!敝心晡氖坎讲较啾?,無數的水墨獸靈在他的勾勒下咆哮著奔往鏡像。

    這次鏡像卻沒有再次融入冰鏡之中,顯然是受到了江南百景圖的極大壓制。

    “無根之木,只能坐以待斃?!敝心晡氖坷浜咭宦?,手中靈筆一動,千刀萬劍躍然半空。

    僅僅激烈交戰了數十個回合,鏡像就敗在中年文士的手下。雖然交戰場景頗為驚險,可是也是在情理之中。

    “這就是天人的力量?!蔽鏖T天苦笑一聲,摸了摸涂抹在冰鏡上的畫面。神奇的是,所謂的水墨江南,其實更無一點水墨,全是由靈力構造的一個狹小空間。

    看來比起天人境界,我還是差了太多。一想起二者之間的巨大差距,西門天不禁有些黯然。他卻不知,在他面前的中年文士,卻是修仙界為數不多的大能者之一。

    “小友,你沒事吧?!弊屑毧粗矍斑@個被鮮血染遍的青年,中年文士不由得動了惻隱之心。

    “多謝前輩相助,在下西門天,敢問前輩高姓大名?”西門天臉色有些蒼白,顯然是還沒有緩過來。若非這個中年文士相救,他就要祭出斬仙圈了。

    “你可以叫我神策?!敝心晡氖课⑽⒁恍?,心里卻是一驚。

    淼尊曾對他說過,她在凡界測算天機,可是自從通天光柱出現以后,天機就變得紊亂起來。而根據對蕭騰的單魚玉佩和探索的一些消息,可以輕易的推斷出西門天絕對具有特殊的來歷。

    “神策……你是為了水行訣?”西門天陷入了沉思。他來修仙界時日不長,還不知道仙宗有哪些厲害的人物。

    “怎么,你不是?難道你是為了海洋之心?”由于水行宮冰鏡的特殊性,神策一時沒有將水墨空間撤掉。

    西門天眼神陡然變得銳利起來。雖然眼前這個擅長水墨之道的修仙者救了他,可是海洋之心,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忽的,他的心一動,面色難得露出了幾分柔和。因為,她來了。

    “受死!”一聲嬌叱,浩瀚的琴音將神策營造出的水墨空間生生蕩開,一道紫色倩影從天而降!

    幾道風刃疾馳而來,神策連連后退,手中毫錐迅速舞動,在空中匯集出一條水墨長龍。

    “雕蟲小技?!蹦桥幽樕险谥p紗,將懷中九弦琴輕輕一撥。那水墨長龍被迅速切割為碎片。而出手之人,就是當年仙界的琴仙子!

    “糟了?!泵鎸θ绱藦姾返倪M攻,神策只能選擇瞬移避開。

    “琴兒住手!”西門天終于反應過來,輕斥一聲。蘇琴眼眸微微流轉,手中束縛之力微松,給了神策阻擋的機會。

    “這怎么可能?這可是水墨之道,萬物都不可分的。還有……我的瞬移,怎么可能……”神策飄逸的身姿定格在半空中,額頭上一絲鮮血流出。而他手中的筆咔嚓一聲,出現了一絲裂縫。

    天人大圓滿的他,被譽為至仙之下第一人的他,竟然毫無還手之力!甚至連自己最強大的武器,也在眼前這個神秘女子的面前受損!

    “問天,你……怎么傷的這么重?”蘇琴絲毫沒有顧及中年文士的感受,身形一晃便出現在西門天的身邊,右手中拿著圣水。

    只是輕輕的一揮灑,西門天運轉艱澀的金丹如久旱逢甘霖,逐漸流暢充盈。

    “都怪我學藝不精,若非神策前輩出手相救,恐怕我就……”西門天苦笑一聲,心中平添了幾分苦悶。

    他和蘇琴一樣是萬象,可是實力之間卻是云泥之別。如今連水行宮的宮內還沒有見到,就已經被打成這樣了。

    “何必說這樣的話……你以前教給我的東西,我再教你一遍就是了?!碧K琴扶著西門天,柔軟的發絲不經意間觸碰在他的臉龐。他恍惚間似乎想起了當年的奉天仙人附耳對琴仙子所說的話語。

    “琴兒……”

    可是這樣的場面,神策終究是無心欣賞了。他手中的這只筆,來歷可是不凡。

    “十分抱歉,我看這偽境之中有天兒的氣息,所以以為你……”蘇琴牽著西門天的手,低眉觀察著神策手中縈繞著三道神光的毛筆。

    “而且,你這木行宮的神木其實可以自愈的?!贝嗽捯怀?,神策身子一顫,有些黯然目光陡然明亮起來。

    “真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