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殿下,公主又下毒啦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反擊

第一百八十六章 反擊

 熱門推薦: 民國諜影、 神醫凰后、 重生最強女帝、 玄天龍尊、 漂亮小姨、 神醫毒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看著涂韻友如此反常的舉動,陸子歸趕緊蹲下身,扶住途韻友的肩膀,很是關切的開口道

    “韻友你怎么了?”

    感受著陸子歸手掌溫和的熱力,透過自己的衣衫傳到自己肩膀上的那種感覺。

    涂韻友的強忍著頭痛站起身來,然后擦干自己面上的淚水開口

    “你是真的愛我嗎?”

    “韻友,這一點,你絕對可以相信我的,這件事我是不會騙你的?!?br />
    涂韻友哽咽著點點頭

    “那要是我以后恢復記憶了,發現你與我所說的,跟我自己所記得的,有所出入怎么辦呢?”

    陸子歸顯然沒有想到,涂韻友會這么問,但是排除現在涂韻友不可能恢復記憶的可能性,陸子歸還是正了正身很有把握的開口

    “不會的,如果你真的恢復記憶了,還是會像現在一樣愛我的,因為我說的都是事實?!?br />
    “是嗎?”

    涂韻友含笑開口。

    “你之前說持有易容蠱的是已經死去的趙衡?”

    “對呀,就是她?!?br />
    涂韻友繼續了然的點點頭

    “可是我那天在我房中找東西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有一個盒子里也有一只蠱蟲,我覺得那應該就是易容蠱吧!”

    “什么?”

    陸子歸顯然有些慌亂了

    “你在哪找到的?你聽我說,那易容蠱不能留著,要么扔掉或者直接給用火燒死,不然查到你身上會很麻煩的?!?br />
    “可是照你所說,那蠱既然可以跟別人換臉,就按你說的方法處理了,豈不是很可惜?!?br />
    涂韻友假裝不懂的問。

    “哎,這有什么可惜的,那蠱本身就是趙衡害人的,就算現在輾轉落到了你手中,可你不知道怎么用也是白搭呀,留著反倒會引起別人對自己不必要的懷疑,所以還是趕緊處理了吧!”

    涂韻友繼續笑著點點頭,然后從袖中掏出一個木盒

    “哦,好吧,本來我還想說帶來給你看看呢!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把它燒死得了?!?br />
    說完拿著木盒就朝著蠟燭的方向走了過去。

    陸子歸一頓,隨即拉住涂韻友的手,然后指著涂韻有另一只手里的木盒開口

    “就,就是這個嗎?”

    “對啊,我本來想帶來給你看看,剛剛聽你這么一分析,我覺得你分析的很有道理,留著它始終是個禍害,還是趁早燒掉吧?!?br />
    說完低頭看向陸子拉著自己的手,示意陸子歸趕緊放開,她要去把那蠱蟲趕緊處理了。

    此時的陸子歸在得知涂韻友手中拿的是易容蠱之后,立刻含笑開口

    “原來這就是易容蠱,你既然拿來我這里了,就先不著急將它處理,放在我這里也很安全的,交給我吧,我來幫你保管,他們查不到我身上?!?br />
    涂韻友故作疑惑,看了看手中的木盒

    “可是你剛剛不是說我們不知道這個蠱蟲的使用方法,留著也沒用嗎?算了,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被懷疑,我還是就地將它解決吧!”

    說完掙脫陸子歸拉著自己的手,繼續朝著蠟燭走了過去。

    陸子歸見涂韻有掙脫自己的手,就要把蠱蟲放在蠟燭上燒死。

    內心快速地掙扎一番之后,繼續擋到涂韻友身前

    “韻友,雖然我們都不知道是蠱蟲的使用方法,可我剛剛想了想,這蠱蟲怎么著也是一條小生命,就這樣活活將他給燒死了,真的是有些過于殘忍,你把它交給我,我待會到外面草地上把它給放生了?!?br />
    說完還不待涂韻友回答,就要伸手去拿涂韻友手中的木盒。

    但卻被早已察覺的涂韻友側身躲過,而后將拿著放蠱蟲的木盒的手背在身后,開口

    “你這么想要這蠱蟲,莫非是想動什么歪腦筋?”

    “你想什么呢韻友,我都說了,我壓根就不知道這蠱蟲到底怎么作用啊。就算想動歪腦筋也沒有用的。真的只是不忍心看著這只小蟲子慘死而已?!?br />
    “小蟲子?”

    涂韻友呵呵一笑。

    “這可不是什么小蟲子,這是易容蠱?!?br />
    “我知道這是易容蠱,可是在我們這些不知道它的用法的人面前,它就是一只可憐的小蟲子,一只可憐的小生命,我實在是不忍心看他,就這么死在我面前?!?br />
    聽著陸子歸這哄騙三歲小孩的話語,涂韻友嘴角的笑意更放肆了

    “你不知道用法?但我知道??!”

    “這你怎么會知道?”

    陸子微顯然沒把涂韻友說的話太當回事兒,下意識的說出之后才猛地意識到不對勁。

    隨后滿眼警惕的抬頭看向涂韻友,有些不可思議的開口道

    “你剛剛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涂韻友輕蔑地笑了笑,看了一眼依舊還在自欺欺人的陸子歸,再一次鄭重其事的開口

    “我說,我知道怎么用?!?br />
    看這此時此刻眼神、表情、語氣與從前沒有失憶的涂韻友完全相似的模樣。

    陸子歸被嚇得一個趔趄就跌坐在了自己的案前。

    而后抬起顫顫巍巍的手指著涂韻有問道“你……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涂韻依舊笑著,而后彎腰慢慢朝著陸子歸靠近,陸子歸哪里還敢與她對視?

    一邊躲避涂韻友耐人尋味的目光,一邊朝后退著,奈何身后的案幾太矮,攔著陸子歸的腰,已經讓他退無可退。

    看著陸子歸現在如此狼狽的模樣,涂韻友伸出手捏著陸子歸的下巴,狠狠地將陸子歸的臉抬了起來,逼迫自己與其對視,然后再陸子歸慌亂閃避的目光中慢慢的開口

    “我這話的意思你不明白嗎?”

    說完之后又是狠狠的捏著陸子歸的下巴一抬,而后居高臨下的開口

    “我看你現在的表現,不像是不明白我說這些話的意思?”

    陸子歸喉結動了動,而后含糊其辭的開口

    “韻,韻友,我不是故意騙你的,真的都是為了救你?!?br />
    涂韻友沒有回答陸子歸,而是仰著頭閉眼深呼吸了一口,這才繼續開口

    “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嗎?你還想編什么故事?”

    隨后在陸子歸驚恐的目光中,一把松開捏著陸子為下巴的手之后,突然放肆的笑了起來。

    陸子歸見狀,想趁著涂韻友不注意,趕緊爬出院門,向守門的衙差呼救,可剛爬出兩步,就被笑聲戛然而止的涂韻友一腳踩在地上,而后開口

    “事到如今,你還想跑嗎陸子歸?你想跑到哪里去?嗯?”

    一邊說著,腳上的力道也愈發加重,畢竟是武道院曾經的奇才,收拾陸子歸讓他毫無還手之力,還是比較輕而易舉的。

    陸子歸吃痛,勉強掙扎著開口求饒道

    “放過我,放過我這一次,你若是現在殺了我,你也就完了?!?br />
    “你憑什么覺得我還會在乎這個?實話不妨告訴你,我現在只想讓你死?!?br />
    說完之后抬起捧著易容蠱那個木盒子的手,滿目陰狠的開口

    “你剛剛在我要燒死蠱蟲的時候,說那么多假話,不就是想留著,等以后了解了易容蠱的用法,再去找別人跟你換臉嗎?

    其實大可不必如此大費周章,你若是想知道這蠱蟲怎么用?我可以教你呀!”

    陸子歸反仰過頭,看著涂韻友滿目陰狠的目光,有些畏懼的開口

    “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不是想知道這易容蠱怎么用嗎?我當然是要教你了。

    不過你也知道現在在房中就你我二人,想要教你的話,就只能我跟你換臉了?”

    “不,不行?!?br />
    陸子歸開口反駁

    “你是女的,我是男的,換臉之后根本說不通,不管是從聲音還是身高,完全都行不通呀!”

    “嗯,你說的有點道理,那既然換不成,我只能殺你泄憤咯,易容蠱的用法,你還是留這去十八層地獄問閻羅王吧!”

    “不,不,韻友,不是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的,你殺了我對你完全沒有好處,你就按我剛剛跟你的說的做,把所有的罪責都推到廖憶秋身上,他們找不到證據,我們倆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之后做一對神仙眷侶不好嗎?為什么非要計較我騙你的事情呢?”

    “你給我住口,你還真敢說!”

    聽著陸子歸被戳破謊言之后居然還想著利用自己,涂韻友真的是氣不打一處來,不由得加重了腳上的力道。

    疼得陸子歸趴在地上嗷嗷直叫。

    看著陸子過是死不悔改的模樣,涂韻友開口

    “你果然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子,事到如今還想著利用我,難道當初你騙我服下了塵,你真的就沒有一點自責嗎?罷了,我明明早就已經知道的答案,還在這里問你做什么呢?

    你這種人就該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br />
    說完從袖中掏出自己的匕首,又一次抵在陸子歸頸間。

    這次沒有猶豫,沒有留情,而是決絕的直直揚起匕首就朝著陸子歸的肩胛骨刺了下去。

    陸子歸感受著插進自己肩胛骨的匕首那鉆心的痛意,剛想張口叫喚,涂韻友卻更快速的拔出插入陸子歸肩胛骨的匕首,快速的插進另一邊的肩胛骨,而后滿臉陰毒的開口

    “你若是敢叫出聲,我就繼續將匕首拔出來插在別的地方,至于什么地方,自然是看我心情,但你放心,絕對能在你叫衙差進來之前輕松取了你的性命,所以該不該叫你自己掂量?!?br />
    聽著涂韻友毫不留情的威脅,陸子歸只得咬牙忍住兩處肩胛骨傳來的痛意。

    僅僅一瞬就已經疼的他額頭豆大的汗珠快速的往下滴,就連渾身都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

    看著陸子歸都疼成這樣了,還是沒有叫喚,涂韻友滿意的笑了笑之后開口

    “不錯啊,沒想到看起來滿臉書生氣的陸子歸,關鍵時候為了保命居然這般能忍啊?!?br />
    躲在暗處的立夏,看著陸子歸兩邊肩胛骨流出的泊泊鮮血,下意識的也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胛骨,然后將目光移到涂韻友身上,暗自感慨道

    “這女人下起狠手來,真的是一點不輸大男人啊,這兩邊肩胛骨都給刺穿了,那該得有多疼??!不過轉念一想,這陸子歸也屬實活該?!?br />
    陸子歸沒有說話,意識已經開始模糊,本以為這樣涂韻友就能放過他,卻不曾想涂韻友繼續加重腳踩著陸子歸脊背的力度,彎腰看著快要疼的暈過去的陸子歸開口道

    “差點忘了告訴我,這易容蠱其實還有另外一個用法?!?br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