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三萬菩提心 > 第194章 哥哥

第194章 哥哥

 熱門推薦: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黎明之劍、 萬古第一龍、 一劍獨尊、 元尊、 萬古第一神、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火紅色的花朵,燦爛而熱烈,讓青冥的心,也跟著飛揚起來。

    自己道心未成,在凡塵之中,有驚無險地度過了。這下,便回洛山宮去,去給師尊匯報一下自己的經歷才是。

    也不知道,妙華境如今怎么樣了。

    大總管在,一定是出不了多少岔子的。

    信步在火紅的木棉花之下,他的內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寧靜。

    奇怪,怎么有種很熟悉的感覺來。

    他轉過身來,走出了那片木棉花的林子。

    忽而,從背后傳來一聲:

    “哥哥?!”

    青冥詫異不已。

    什么時候,自己多了個弟弟?

    真是前所未聞。

    他轉過身去,便看見了一個如同木棉花一般的少年。

    暗紅色的衣裳,稚嫩而陌生的一張臉。

    “哥哥,真的是你!”那暗紅色衣裳的少年,十分激動地抱住了青冥的胳膊。

    “哥哥,你不知道,我這些年,過得很是凄苦?!蹦巧倌瓯е母觳?,忽而哭泣了起來。

    青冥頓時覺得,不知所措。

    那少年哭著,將臉上的眼淚和鼻涕,都一股腦兒地,擦在了青冥玄色的衣衫上。

    呃,不過十幾天沒有在九重天上待了,如今打招呼的方式,竟然變成了這樣了嗎?

    真是令人覺得奇怪。

    那少年哭了好一會兒,方才在青冥的胳膊上,擦了擦臉,紅著眼睛,望著青冥。

    青冥輕輕咳嗽了一聲,往后退了一步。

    “年輕人,我可能不是你的哥哥,你可能認錯人了?!鼻嘹ふZ氣溫和,“我是妙華境的帝君,青冥。若是你有什么困難,可以到妙華境來找我?!?br />
    “妙華境是哪里?”那紅衣的少年面上顯露出了十分驚訝的樣子,喃喃道,“你怎么成了妙華境的帝君,那這歸稷山,你還住不???”

    “歸稷山?”青冥疑問得很。

    “這歸稷山,是你自小長大的地方??!”紅衣的少年,顯然有幾分著急,“哥哥,你真的忘了嗎?你之前說過的,要我待在歸稷山等你回來的,你怎么可以騙我?”

    青冥一時語塞。

    跟一個孩子計較,還真不是他的風格。

    “我不是你的哥哥?!彼院喴赓W地重復道。

    “你竟然連歸稷山都忘了,想來也是記不得,把我扔給了紫微吧?!”暗紅色衣裳的少年,一臉悲憤。

    總算是聽到了一個自己熟悉的名字,他出聲問道:“這和紫微帝君,又有什么關系?”

    紅衣少年,眼眶紅紅的,仍舊是一臉悲憤。他淡淡道:“如今,你連歸稷山都不記得了,可還記得,我身上穿的,這樣的一身暗紅色的衣裳?”

    青冥頓時覺得頭痛極了。

    他都說了,他不是他的哥哥,他怎么就不聽呢?

    “我真的不是你的哥哥?!鼻嘹ぴ俅握f道。

    暗紅色的衣裳見狀,眼眶之中,已然又是蓄滿了淚水。

    青冥著急道:“我是妙華境的帝君,你如果在這里待得不快樂,我帶你去妙華境如何?”

    “我才不去!”暗紅色衣裳的少年眼眶紅紅的。

    “東荒的歸稷山,你竟然也不記得了么?”暗紅色衣裳的少年語氣變得弱了許多,“那么你記得西荒的昆侖山么?”

    聽說師尊新收的那個弟子,便是來自昆侖山的主事的神仙。

    “昆侖山的大名,只要是個神仙,大概都知道的?!鼻嘹げ灰詾橐?。

    “你既然認得紫微帝君,那么你該知道,紫微帝君的師尊是誰吧?”暗紅色衣裳的少年,忽而有幾分小心翼翼。

    青冥干笑了一聲,不太好意思地說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br />
    紅衣的少年,定定地看著他,道:“我叫承澤,我在歸稷山等我的哥哥?!?br />
    青冥無奈,道:“既然你認得紫微帝君,我會告訴他的。希望你能夠早日等到你的哥哥?!?br />
    話音還未落。那暗紅色衣裳的少年,已然消失在了木棉花的林子之中。

    青冥站在那兒,愣了許久。

    自己,這是長得,和他的哥哥,很像嗎?

    一低頭,看見了自己的衣服上的鼻涕和眼淚。哎,還是先回一趟妙華境吧!

    聽著那少年的意思,似乎這里,便是歸稷山。東荒歸稷山。

    這里,距離妙華境,怕還是有些遠。

    他估摸著方位,開始往妙華境里趕。

    回到妙華境的時候,已經是半下午的時候了。

    似乎,沒有人知道他回來了。就如同,當時自己走的時候,沒有人知道一樣。

    啊不,好像還是有人知道的。

    他的腦海里,忽而出現了一抹藍色的影子來。

    似乎,在他的心里,他已經接受了,汀藍就是汀藍,汀藍不是羽幻的事實了。

    如今看來,好像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兒了。

    還有,那個怪異的少年,叫著自己哥哥的少年。還說自己叫什么承澤的少年。

    最近,好像怪事兒還說有點兒多呀!

    他換了身衣裳,便想要往洛山宮里趕。無奈,看了一眼天色,想著到了洛山宮,也大概是晚上了。不如歇上一日,明兒個再去。

    這樣想著,他便歇了下來,準備去找一下大總管。

    哪里知道,還沒起身,忽而聽得有人來報,說是大總管來了。

    真是怪異。

    大總管進來之后,禁不住涕泗橫流,道:“帝君,您終于回來了?!?br />
    青冥不由得有些古怪。

    這是怎么了,怎么一個兩個的,都在自己面前哭?

    “哦,對了,”青冥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表現得十分地輕描淡寫,“你可知道,我當時,有沒有胞弟?”

    大總管眼皮一跳,道:“當時一片混亂之中,我才得以有了機緣,跟在帝君身邊,至于這樣的事情,老身還真不太清楚?!?br />
    好吧,問也是白問了。

    自己的父母雙親,都在那一場大火之中,失去了生命。究竟自己有沒有弟弟,他也不清楚。

    “當時跟在我父母身邊的老人,可還有活著的?”青冥又問道。

    大總管搖搖頭,沒說話。

    青冥聽了,如釋重負,笑道:“這倒是奇了,我此番回來,竟然碰到了一個少年,拉著我的胳膊,情深意切地,叫著我哥哥?!?br />
    大總管問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帝君可知道?”

    青冥道:“他說他叫承澤,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br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