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富貴驕女 > 161、追逃(第2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汴河之上,京城門外,居然有人光天化日行射殺之舉。

    因為漕船入京的緣故,此時汴河上民船官船都極少。

    漕船也因為排成隊伍的緣故,只有最末尾的船看到了這驚人一幕。

    劫殺的那艘船,橫在姜昉等人與漕船之間,除射箭之外,還有人跳進水里,飛快地往姜昉等人的船只游來,看樣子是準備扒上船來,繼續行兇。

    姜昉的船本來就還未完全掉頭,他呼叫船家,立刻調整方向,順汴河往下逃竄。

    船家雖怕得要死,但被雇的時候,就知道姜昉和蒙慶云的身份,也不敢怠慢,趕緊駕駛船只,順流而下。

    那艘劫殺的船一看他們要跑,也掉轉船頭,追了過來。

    漕船上的人雖然目睹了這場劫殺,但有漕糧在船上,職責所在,無法堵截救援,只能哐哐哐地敲響銅鑼示警。

    姜昉等人的船只在前,劫殺的大船在后,順流而下十分迅速,很快就離漕船隊伍遠了。

    沒空去想為什么會有人劫殺他們,姜昉第一時間先檢查了蒙慶云的傷勢,見她肩窩處的飛鏢半只都沒進了肉里,好在傷口并沒有發紫發黑,蒙慶云意識也清醒,應該是無毒的。

    再看姜曙,乖巧地蹲坐在他旁邊,雖然臉上有驚慌之色,但也還算鎮定。

    “哥哥,冬青受傷、落水了?!?br />
    姜昉先進的艙,并沒看到冬青落水的一幕,聞言心內也是一沉。

    姜曙又道:“淺草姐姐、也落水了,紫荊姐姐、受了箭傷?!?br />
    蒙慶云忍著肩上的劇痛,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這樣緊張激烈的時刻,他居然能將所有人的情形都觀察到,也是厲害了。

    姜昉對蒙慶云道:“我出去看看?!?br />
    他竄到艙門,先謹慎地觀察了一下,追他們的兩艘船還有一點距離。

    便跑出去,拖起紫荊扶進船艙。

    紫荊是胸前中箭,疼得臉色煞白。

    姜昉先處理蒙慶云的傷勢,將她的披帛卷了卷,塞進她嘴里,道:“咬著?!?br />
    蒙慶云咬住。

    姜昉冷不丁就將她肩窩上的飛鏢給拔了出來。

    “唔……”

    蒙慶云疼得一聲悶哼,倒在他懷里,眼淚都飆出來了。

    姜昉一面安慰:“好了好了,沒事了?!币幻嬗酶蓛舻呐磷影丛谒齻谏?。

    蒙慶云松開嘴里的披帛,聲音發顫:“好疼?!?br />
    姜昉撫摸她的后背:“我知道,船上沒有傷藥,你先忍忍,等上了岸就好了?!?br />
    蒙慶云眼角掛著淚珠,乖巧地點頭。

    姜昉便將她輕輕放開,讓她用自己的手按住傷口的帕子。

    然后他挪到紫荊身邊,用同樣的方法給她拔掉了胸前的箭,并讓她自己用帕子按住傷口。

    在他處理兩位傷員的過程中,姜曙就趴在艙門處,一直留意船后的動靜。

    “哥哥,他們、追上來了?!?br />
    姜昉立刻過去一看,那艘船正在升帆。

    原來此時起了西風,掛起了帆,這艘船的速度便會大大提高;而姜昉等人的船小,沒有帆,借不到風力,很快就會被追上的。

    姜昉立刻叫船家:“附近可有渡口碼頭?”

    船家想了想道:“前面不遠就有一個野渡口?!?br />
    姜昉道:“趕快靠過去,我們上岸?!?br />
    若在水上,那艘大船速度快,一定會追上他們。

    此地離京城不遠,村鎮密集,附近又有官道,只要他們上岸,跑到官道或者有人煙處,得到救援的機會就能大大增加。

    姜昉相信,京中一定也已經得到了消息,很快就會有官兵來救他們的。

    上善門外的劫殺案,很快就被漕兵報到了軍巡檢處。

    軍巡使先是震驚,同時在知道被劫殺的是齊王殿下兄弟倆、以及新任參知政事蒙津的千金之后,十分重視,一面迅速派人出城,水陸兩路沿著汴河往下游尋找馳援;一面一刻不敢耽誤地上報給了開封府尹。

    開封府尹比軍巡使更有政治頭腦,聯想到不久后官家要在重陽節上宣布嗣子人選,偏偏此時竟有兩位宗室子被劫殺,其中一位還是呼聲頗高的齊王,認為干系重大,立刻進宮,稟報給了官家。

    今日朝會,官家正與三省六部的長官們議事,當庭得到了通報,頓時又驚又怒。

    “朗朗乾坤,天子腳下,居然有人敢劫殺宗室和官眷?!”

    蒙津聽到被劫殺的人中還有自己女兒,十分焦急。

    “官家,請立刻派人救援!”

    這是應有之理,官家立刻下令殿前司使,派禁衛出城。

    同時又命令開封府,即刻追查那些劫殺之人的來歷,他們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動用弓箭,顯然不是普通百姓和盜匪。

    弓箭在本朝乃是受管制的制式武器,民間不允許打造,山民獵人只有土法自制的竹弓竹箭。

    這批歹人居然有弓箭,必是從軍中流出,只要順著這個思路追殺,必有所獲。

    另外,官家還下令宗正寺協助殿前司禁衛,將所有在京的藩王宗室,全部看押軟禁起來。

    有官員驚詫道:“這是為何?”

    官家冷冷答復:“朕才說了重陽節宣布嗣子人選,今日便有人劫殺宗室,其心可誅,防患未然,十分必要?!?br />
    群臣面面相覷,都有了一些猜測。

    官家對齊王殿下如此緊張,莫非他心目中的嗣子人選,當真是齊王?

    殿前司禁衛軍出動較晚,軍巡檢已經先一步在汴河下游的野渡口,找到了姜昉等人的小船,以及那艘追殺他們的大船。

    大船上已經空無一人。

    小船上卻有瑟瑟發抖的船家,以及受了傷的紫荊。

    軍巡檢當場問話。

    船家和紫荊都說,姜昉帶著姜曙和蒙慶云,棄船上岸,逃入了岸邊的樹林之中;而那些歹人,也上岸追殺去了。

    大概因為他們這幾個小角色,不是歹人劫殺的目標,所以僥幸逃了性命。

    軍巡檢一面分出人手護送船家和紫荊回城,一面按照他們所指的方向,追了過去。

    姜昉正帶著蒙慶云和姜曙,在樹林中逃竄。

    按照船家所說,此處應該是東郊的汪屯鄉地界,他們上岸的野渡口是個廢棄的小渡口,離村落還有好幾里路。

    渡口外就是農田,一馬平川。

    姜昉先是帶著蒙慶云和姜曙在田間奔逃,但是很快射來了羽箭,這樣平坦的地方無處躲藏,十分被動。

    三人便又改換方向,一頭扎進了旁邊的一片樹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