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香祖 > 第140章 夢幻島

第140章 夢幻島

 熱門推薦: 一念永恒、 惟我獨仙、 仙逆、 我真不是仙二代、 誅仙、 道門法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們散修的聯盟……”李柃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

    陰長明目光炯炯,精神振奮:“不錯,我們玄洲的散修不想坐以待斃,只有聯合起來,阻擋封天這一途可走?!?br />
    李柃道:“道友有所不知,我并非玄洲本土所出的修士,而是來自海外?!?br />
    陰長明道:“我們曉得?!?br />
    李柃奇道:“你們曉得?”

    我才剛剛胡謅的,你們就曉得?

    陰長明道:“一名修士修煉上進,不可能從未有過事跡流傳,但遍觀玄洲內外,數千年間,前輩都無絲毫痕跡留下,必定不是我等本土修士?!?br />
    “原來如此……”李柃暗道。

    陰長明繼續道:“但無論如何,既來此間,便可共謀!

    相信前輩也已知曉,三宗有封天之謀,要斷我等修士之根,一旦讓他們成功,說不定會變本加厲,把天庭的勢力推向遠方海外,如同昔日之冥宗!”

    “如同昔日之冥宗?”李柃微訝,這一句話,透露出來的信息實在太多了。

    “不錯,這些個宗門,無論仙魔正邪,一個個都想著壯大,擴張,以己道化天道!

    孰不知我等散修之道包羅萬象,亙古以來就長存于此世之間,如何能夠讓他們消滅殆盡?

    我等修仙,不假于外,所求者也是自在逍遙,有何必要弄出一個勞什子的天庭來管束,他們又有何資格替天行道,定義因果善惡?

    但凡有志之士,都應該加入我等的聯盟,共同對抗玄洲三宗,前輩既來此間,還出手奪了他們一條龍脈,如今又謀奪龍魂果,想必也是有所謀算,不如加入我等,互為奧援,共謀大事!

    實不相瞞,我們已經聯合有一群志同道合的道友,甚至就連宗門之內都不乏支持者,而且那人合道多年,仍舊還與天道分庭抗禮,根本無暇顯圣,天云宗上下真正管事的也就那幾位元嬰高手,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合道,對抗,顯圣……

    原來如此!

    李柃眼皮微跳,沒有想到,還真從陰長明口中聽到一些重要消息。

    他當然也不會輕信這陰長明所言,如有機會,自當各方求證。

    但這種重要之事,應該不至于信口雌黃。

    他口中的那人已然合道,這是處在化神之上,神秘莫測的終極境界,乃是取煉虛合道之意,羽而化之。

    古修或以此諱言死,但對真正的大能高手而言,卻還有機會保留自身靈智和意識,轉為道境的存在。

    不過李柃只是把這些當作傳說來看待,還從來沒有正經與人討論過。

    以前的交游層次實在太低,也根本接觸不了這些事物,這還是在陰長明誤以為自己是前輩高人的前提下,才會有所談及。

    李柃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應對,只能無奈苦笑:“你們呀,想得太簡單……”

    陰長明虛心道:“前輩有何指教,不妨直言?!?br />
    李柃擺了擺手,道:“不必多說了,倘若你們之間真的有聯絡聚會,我找個機會過去看看就是,但我不會參與你們的任何事情?!?br />
    陰長明對此毫無意外,絕大多數人對這種事情都是謹慎萬分的,能夠松口答應過去看一看,那就已經是有所傾向了。

    他也不指望能夠一下就拉到人,只是問道:“前輩,那我們應該如何聯絡您?”

    他說到這里,不由得有幾分幽怨:“上次我的傳訊符詔,您隨手就丟給小輩了……”

    李柃道:“倘若能以夢境聯絡,或者其他通訊傳話的手段為最好,我已經不在玄洲,往來多有不便?!?br />
    “前輩,您已經離開玄洲?”陰長明略感意外,旋即恍然大悟,“也對,如今三宗之人都想找您,倘若不想成為他們的供奉長老,就得成為敵人,這的確是樁不小的麻煩?!?br />
    李柃依舊一副風輕云淡,渾不在意的模樣,心中期盼陰長明多說一些。

    這些事情他也不好主動開口詢問,一開口就破格了。

    結果陰長明竟然不提了,似乎擔心正好觸了前輩的霉頭,惹得他生氣。

    李柃也只得作罷,聽陰長明提及聯絡方式:“我們有一位主修夢道的結丹道友,人稱莫老,當然,前輩稱他小莫就是……

    此人煉制了一件名為清夢枕的秘寶,持續數百年為我等提供交流論道之所,如今已是小有名氣,只要持有他所煉制的信物憑依,都可以輕松進入?!?br />
    李柃問道:“那憑依何在?”

    陰長明道:“此物并不鮮見,就連市面上的墟會都偶有出售,這次我來得匆忙,未曾帶上,明日這個時候再于此交給前輩?!?br />
    李柃忍不住道:“就不能現在去取來給我么?”

    陰長明怔了一下,尷尬道:“晚輩入夢不易,這還是仗著過往留有精神烙印在此間,方才得以找到,這一時之間,連續入夢,恐怕……”

    李柃道:“不必如此麻煩,你這縷精神回歸就是,我跟你過去?!?br />
    陰長明大奇:“前輩擅長夢道?但即便如此,我還真未曾聽聞,能夠憑著一縷神念就自由出入他人之夢的,夢界浩瀚,若無憑依,如何尋得?”

    李柃道:“你未曾聽聞的事情多的是,只管回去就是?!?br />
    陰長明有些神色莫名,撤去神念,飄散無蹤。

    片刻之后,意識回歸,來到了與現實中一模一樣的血硯宮中。

    在此他精神強悍,浩瀚如淵的力量得以維系,立刻就發現了異常。

    “怎么有股香氣?”

    夢境之中,五感渾蒙,知覺能力遠遠低于現實。

    少數人能夠做帶著顏色和清晰觸感的夢,那是特例,大多數情況還是視覺與聽覺占優,而且以黑白顏色與縹緲幻音居多。

    這些都不是真實感官之中而來,而是依賴意識運行過程之中產生的記憶和想象。

    常人回憶和想象形狀,聲音容易,回憶和想象觸覺,嗅覺和味覺困難,尤其嗅覺,幾乎與大腦皮層無關,這是一種極為原始和深層的感知能力,現實中都不缺乏嗅盲,更遑論夢中?

    可這一回,陰長明卻確確實實聞到了這股香氣。

    正當疑惑之時,一股宛若水波的漣漪憑空浮現,身穿玄青道袍的身影飄然而現,正是李柃的烏有化身。

    “子虛前輩!”陰長明大吃一驚,震驚說道。

    李柃道:“你可以帶我過去了?!?br />
    陰長明道:“好,好……”明顯有些失神。

    他的內心的確震撼無比,這位前輩,未免也太神通廣大了一些!

    陰長明并不知道,此刻李柃渾身冒煙,精氣神意不斷化作香氣,飄散于他的夢境。

    不一會兒,就在此間留下了一大團幽夢香。

    夢靈之中所攜帶的精神能量也因此消耗了大半。

    但這些幽夢香熏染陰長明的夢靈,使得他也身帶香氣,只是自身感知遠遠不及李柃,又被周圍變異吸引注意,一時不察罷了。

    陰長明按照李柃所言聯系夢界,很快感知到了那名夢道修士的道場,先行過去,李柃這一夢靈很快感應,也從原地消失,遨游于無邊夢界。

    一顆宛若玉盤的光團突兀從黑暗中浮現出來,李柃心有所感,距離拉近,立刻就來到附近。

    這是一個巨大的夢境世界,透過淡淡的薄膜向內看去,宛若一個天圓地方的小世界,內有方圓百里大小,諸般宮殿,樓宇,山水俱皆顏色分明,清晰可見。

    和其他自帶屏障的夢境世界格外不同,這個夢境世界竟然毫不設防,李柃找到它的所在之后,還未牽引已經先行進入的陰長明夢靈所攜香魄,就立刻受到一股引力牽動,向下墜落而去,徑直穿透了薄膜。

    壯麗山河的圖景,愈發清晰的呈現在了面前。

    李柃心念微動,瞬間挪移至陰長明身邊,只見到他已經進入內里的宮殿,一名白發蒼蒼,貌如壽星的老修手拄拐杖,站在那里與之說話。

    看到李柃,兩人都把目光投了過來,那蒼髯皓首的老修面上驚訝之情毫不掩飾,明顯震驚一下,方才見禮道:“久仰子虛前輩大名,今日得見,實為大幸,不知前輩駕臨,有失遠迎……”

    “你就是莫道友?”李柃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見的夢靈氣機,只感覺對方形象真實生動,周身上下似有一團渾蒙靈光內斂,凝而不散,的確和此前見過的其他修士夢靈,包括自己和陰長明在內的夢靈大不相同。

    老修忙道:“不敢,在下莫清平,忝為南海散修,如今在玄洲南端的海外自據靈島,作個夢幻島主?!?br />
    李柃道:“我對夢道知之甚少,但也知曉,維持這般穩定而真實的夢境不易,道友數百年來堅持不懈,當真是難能可貴?!?br />
    莫清平道:“都是道友們抬愛,助我修行罷了,我所修道途需以夢中證道,建立此間道場,原本也是為了方便自己?!?br />
    李柃與他說話之間,放出神識感知四周,發現了前所未見的清晰實感,甚至能夠感受到從腳底傳來的踏實引力,不由得暗自點頭。

    這種夢境,的確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哪怕原本渾噩無覺的夢靈,來到此間,都能立刻被刺激得清醒過來。

    這已經頗有幾分虛擬現實之感,是比清明夢還要更高一層的存在。

    其立足的根基,恐怕不止是要打造一個視聽嗅味觸五感俱全,還連水火風雷,萬有引力等等外界環境都渾如真實的小洞天。

    難怪莫清平愿意開放夢境,廣迎各方修士,因為這就是他的根基,這就是他的道途。

    李柃隱約感覺,這里面的法力運用有其獨到之處,他的夢中世界構成和夢靈體的存在都與法力息息相關,相較之下,自己和常人的夢靈體只是一縷神念投射,這就遠遠不及。

    突然,李柃想起了自己擊殺林柔娘之后收服的血靈新娘。

    那似乎也是蘊含著法力的筑基級靈體,難怪擁有著異于常人的實感,原來是她全副心神傾注,已然拋棄肉身,進入夢境。

    她的真靈和法力都在那一身夢靈之上,蘊藏于主魂之中,自然和那種虛幻之物有所不同。

    莫清平主動向李柃介紹了一番此間的種種,這個時候李柃才了解到,莫清平所開設的這個夢境道場,就是玄洲境內大名鼎鼎的夢幻島。

    一些精神特質異常,適合于夢境修煉的修士可能奇遇得寶,獲得他親自制作的法器信物。

    認識的結丹道友之流,也多持有出入此間的憑證,可以感知和往來。

    對于不知曉其中奧秘之人,則是神秘無比的所在,只有隱約些許傳說流傳。

    莫清平道:“子虛前輩,我們每月十六,定期于此舉辦墟會,交流論道,以及互換情報消息。

    再過兩日即是本島的墟會舉辦之日,若您有興趣,還請大駕光臨!”

    陰長明也道:“眼下臨時通知各位道友多有不便,但墟會之日,不少道友會自己前來,到時候可以互為引薦?!?br />
    李柃干笑一聲。

    他來此間是為了拓寬渠道,增長見聞,沒有想到這么輕易就混進高階修士的圈子。

    好在夢境世界不比現實,他天生魂異,對此還是有幾分自信的。

    于是答應下來。

    時間一晃就是兩日過去,李柃如約而至。

    這時候他已經與莫清平的夢幻島建立起初步的聯系,再次來此,已經不用陰長明帶領。

    果不其然,墟會之日的夢幻島熱鬧了許多,宮殿樓宇,山川林谷之間都似有人活動。

    但那些多是因著奇遇而闖入的凡人或者低階修士,結丹以上高手們都匯聚在中央的大殿中,林林總總,共計十二人。

    李柃一進去,所有人都主動出迎:“見過子虛前輩!”

    李柃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面上含笑,心里卻如有波濤翻騰。

    “老祖怎么也來了!”

    李柃心中暗暗叫苦,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老祖,明明身為宗門長老,竟然也來此參加這種散修聚會!

    在場十二修士,他知道的就有三位,除陰長明和剛剛接觸的莫清平,自家老祖黃云真人也在其中!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