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盛世婚寵:陸少余生請指教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神秘之人

第二百八十三章 神秘之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從天賦方面來說,周尋無疑是一個有天賦的人,否則也不可能年紀輕輕就成為影帝,但若是從其他方面來說,他這一生過得并不順遂反而可以稱之為是勵志。

    楚歌在接觸了陸繹銘他們這一幫子人之后,才明白商界跟這些明星是有壁壘的,那些明星或許表面看似無比的風光,可實際上背后究竟有多心酸,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就算是像周尋如今這樣的地位,也并不見得在圈子里邊就能擁有絕對話語權,所以他完全有可能受到一些外界的打擾。

    例如這一次這部片子,倘若沒有被別人所壓迫的話,也不見得就會跟沈心渝走得這么近。

    楚歌去叫了阿寶進來,“你去幫我調查一下沈心渝還有韋武良?!?br />
    讓楚歌沒有想到的是,她這邊在調查的事情沒有多久也被陸繹銘得知了。

    阿寶本來就不是一個能藏得住秘密的人,況且除此之外她但凡是要調查肯定是要走一定程序的,所以被人所察覺也就不是那么夸張驚奇的事情了。

    也就是被陸繹銘知道了,如果被別人知道的話,定然也會對她如今的舉動生出懷疑來。

    夜里在回到了家之后,楚歌敏銳的察覺到今天的陸繹銘,比起往常似乎略有幾分不同。

    往日里雖也是一貫的嚴肅冷著臉,但倒不似如今這般給別人壓力,可瞧著他如今板著的臉就像是在生悶氣似的。

    楚歌不由得有些許疑惑,緊接著在大腦之中思索了一番,這想來想去倒也沒想出來自己又有什么事情惹惱了他。

    瞧著這臉實在別扭她便也安逸不住了,“你這是怎么了?有事兒不直說,板著臉倒叫人覺得心慌?!?br />
    聽見這話,陸繹銘抬頭瞅了她一眼,那一雙眸子之中并不似往常的幽深平靜,多了一絲別樣的情緒。

    “你這段時間沒有瞞著我做什么事情嗎?”陸繹銘沒有再繼續隱瞞,卻不曾想,他問完之后楚歌倒是一臉的發懵。

    “我哪有什么事情瞞著你,再說我也沒有什么值得瞞著你的事情?!?br />
    她又不是不知道眼前這個人吃醋的功力有多強,而且他要是吃起醋來,這方圓幾里之內都得是低氣壓跟著一并受傷害。

    卻不曾想在她說完之后,陸繹銘的表情更差了幾分,“你跟周尋合作我也沒有意見,畢竟你告訴了我也是我自己親口同意的。

    我唯一覺得納悶的事情就是,你為什么要調查他,難道這也是你們合作必須的嗎”

    在聽到了這話之后楚歌略微有幾分錯愕,片刻之后再反應了過來他說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楚歌按耐不住自己的笑容,便不由得勾起嘴笑了笑,“你這個人啊,還真是哪門子的醋都吃,我之所以調查他,也的確是為了這次的合作??!

    我是覺得他最近有些許的奇怪,跟沈心渝走得很近,所以事出反常必有妖,否則他不會無緣無故的跟一個之前討厭的人關系變得親密。

    既然已經決定了要用他當迪彩的代言人,那在此之前就要確保萬無一失,如果此刻他忽然傳出了什么丑聞或者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話,迪彩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牽連?!?br />
    這的的確確是楚歌內心最真實的想法,畢竟之所以要選擇周尋來當這個代言人,也是她選擇的,假如因此而連累到了迪彩公司和莫如山,楚歌也會覺得過意不去。

    在她說完了之后才見陸繹銘表情似乎好了些許,一副在思索的樣子,興許也是覺得她說的話是有幾分道理的。

    “可你查的范圍也太廣了,為什么還要查他最近在拍攝那部片子以及片子的制片人,難道你不知道韋武良在業內是出了名的惹不得嗎?”

    楚歌皺眉有些許疑惑,她還當真是不知道,無論是前一世還是這一世對娛樂圈都沒有太多的關注,也不明白這些背后的事情,她又不在娛樂圈發展,當然不會去了解制片人是什么人性。

    瞧見她這懵懂的樣子陸陸繹銘也沒再生氣,見她的確是不知道,只不過是誤打誤撞罷了。

    “他背后是有一定的靠山和勢力的,似乎跟上面的幾個做官的有什么聯系,所以一直以來在娛樂圈之中,他是比較猖狂的,誰也不敢惹他。

    你如今這樣去大喇喇的調查,即使阿寶做的很好難免會被對方察覺到蛛絲馬跡,到時候順藤摸瓜查到你這邊來,你說會有什么后果?”

    在他說完之后,楚歌這才一副被嚇到了的樣子,“應該不會吧?我只不過是想知道韋武良和這部片子背后在打什么主意……”

    楚歌自然是經不住陸繹銘說的,不自覺的便將自己背后真實的目的被套路了出來。

    “你是知道什么嗎?”陸繹銘兩條劍眉微微的皺在了一起,眼神之中透露著一絲疑問以及誘惑,仿佛在魅惑著楚歌不自覺地把真相說出來。

    好在她實在是看的眼熟了,所以對這張臉也算是有了一點兒的抵御能力,否則被陸繹銘這么一問,任憑哪個人也會不由的想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他。

    “如果我說,大概在一周之后周尋會死,你相信嗎?”

    陸繹銘眼神之中的疑慮逐漸收回,“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如今之所以調查這件事情是為了幫周尋為了救他?”

    楚歌重重的點了點頭,卻不曾想在她說完之后陸繹銘竟然笑了,這大大挫傷了楚歌的自尊心。

    “你看,我跟你說實話你又不信,我不說你又要問,你這個嘲笑的意思就是覺得我剛才那些話只不過是在說胡話?”

    陸繹銘沒成想她竟然還有些許生氣,“我還沒把話說完你就著急了,韋武良最近似乎是在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而且極有可能是要拉周尋下水。

    我之所以笑,并不是因為不相信你的嘲笑,而是覺得你竟然有這樣的思路,能夠想到那邊去,覺得我們想到一起,所以才笑?!?br />
    難得陸繹銘會愿意跟她解釋這么一大堆,楚歌本來是十分生氣的,但聽完他這番話之后也顧不得生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