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黃昏時遇你 > 第六十六章 初吻來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溫暮不自在地過去,站在離他一米遠的位置,停下了。

    盛桉低頭看過去,能看到若隱若現的hu度。

    瞳色又深了幾分。

    她視線飄忽,鼓起勇氣扯了扯他的袖子:“我們…睡覺吧?”

    盛桉抬手,把她的手指握進手里,往身邊扯了一下,她一個踉蹌走了一步,直線撲進了他的懷里。

    同樣的香氣在兩人鼻間圍繞。

    他壓低聲音問:“暮暮想睡里面還是外面?”

    她手扶在他的胸前,胡亂地答:“都可以?!?br />
    溫暮的腰很細,弧度恰好,他丈量了下,感覺兩只手輕輕一握就能把她完全抱起來。

    這么細…

    他總怕把她折斷了。

    他抬手勾了下,又刻意松了力氣。

    “你朋友對我印象好像不太好?!彼⑽⒖鄲赖氐皖^:“暮暮,你說要怎么辦?”

    后面的語氣有點撒嬌的意味,她的心跳一下失衡。

    “不會的?!彼穆曇舳疾蛔杂X放軟了,抬頭安慰他:“我已經和她說清楚了,和你沒關系?!?br />
    盛桉勾唇:“怎么說的?”

    她垂眸避開他的視線:“就…說和你沒關系?!?br />
    “可是這是我們兩個的事,和我沒關系就是和暮暮有關系了?!?br />
    溫暮手揪著他的衣領擰得很緊,“和我也沒關系?!?br />
    “啊…”他故作失望:“我以為這是暮暮刻意安排的?!?br />
    她再膽大也不會這樣承認?。?!

    更何況,本來就是意外。

    只是,他這個失望的語氣是怎么回事?

    她在腦子里過了遍:“我和橙橙是這樣說的?!?br />
    他頓了一秒,抬手扶住她的下巴抬了起來,雙眼格外的亮:“真的?”

    離得太近了??!

    她視線怎么都錯不開,終于認命了:“我怕她誤會你?!?br />
    他垂首,臉埋在了她的耳側,喉嚨里溢出性感的笑意。

    溫暮僵著身子一動不敢動。

    他右手放在她的后腦處,順著她的頭發一下下的撫.摸,像是對待自己珍愛的寶貝。

    熱氣噴灑在她的耳根處,讓她整個人都開始發.燙,她動了動僵直的腦袋:“盛桉…你別笑了…”

    聲音軟,嗓子也軟,比他更像撒嬌。

    盛桉閉上眼,他到底撿了個什么樣的寶貝。

    他不笑了,松開她,伸出手指捏了捏她發燙的耳垂,低聲問:“暮暮為什么那么乖?”

    她手指頭動了又動,悶聲說:“為了獎勵你把一個寶貝在心里藏了七年?!?br />
    她垂著頭,“我沒有什么能給你的,唯獨開心可以?!?br />
    盛桉手指停住,閉上眼壓了下心底翻涌而來、又即將控制不住的情緒。

    他手向后繞,非常準確地停留在了她后頸的桃心處,熟悉到閉上眼就能準確點出位置。

    手摩.擦了幾下,喉結滑動,眼底是深邃無垠的廣袤宇宙,存了數不清的星河滾燙。

    壓不住了。

    他低喃,是征求的語氣:“那就允許我,親一下我的寶貝?”

    溫暮猝死了要。

    真到了這時候她又慫了。

    而且你親就親嘛,你別問我?。。?!

    她還沒想好怎么反應,盛桉就帶著她轉了個圈,兩人位置瞬間調換,接著啪地一聲,眼前一黑,燈被關了。

    黑暗中所有的感官都會被放大,比如獨屬于他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那么清晰地侵入她的鼻息里,暈的她頭腦發麻。

    盛桉一手護著她的腰,一手護著她的頭以防碰到墻。

    咫尺之間。

    他小聲說:“暮暮,別怕?!?br />
    “唔…”

    在碰到的一秒,她能明顯感覺到他好像停了一下,可能是一秒,也可能是兩秒。

    然后才開始嘗試性的,去品嘗這塊精致美味的蛋糕,一點點的,又小心又謹慎。

    人在心跳特別快時,會有一種要猝死的錯覺。

    溫暮覺得她人快沒了。

    可是她又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存在,離她這么近,像置身在大海里,漂浮在海面上,稍有不慎就會沉入海底。

    太久了。

    她腿要軟了。

    在膝蓋發軟的前一秒,盛桉一手勾著她的腰,一把提了上來,完全密不可分的貼近他,然后拉過她的手臂,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讓她攀附著自己。

    前面是他,后面是墻。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又軟又甜。

    又軟又甜…

    她受不住的從喉嚨里溢出wuye聲,他松開,退后,也只給了她一秒的反應時間,就被他更深地扣住了頭,壓向自己。

    唇瓣和牙關被撬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覺得現在的他好像才開始進入正餐,剛剛只是開胃菜。

    好…

    不是錯覺。

    過了好久好久。

    他終于松開她,把唇瓣放在了她的鼻間,又移到眉心。

    兩人的呼吸都很不穩,如果不是有盛桉拖著她,她一定會倒下去。

    他平復著呼吸,又一下下地在她的背后安撫著。

    太安靜了。

    她的呼吸和心跳都緩不下來,只攀著他的脖子,身體全靠他來支撐。

    手從背后移到面頰上,抵著她的額頭又親了幾下,俯身把她抱了起來。

    難道…剛剛才是開胃菜???

    她腦子里像放煙花一樣,一團亂麻時,她被放平,然后被蓋上了被子。

    “睡吧?!?br />
    聲音沙.啞,像是在壓抑著什么。

    可是…怎么這么好聽?。?!

    她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他,完全看不清他什么表情,只看到他黑曜石的瞳孔泛著光,兩人默默對視了很久,他抬手蓋住她的雙眼,又松開轉身走了。

    然后是浴室門打開的聲音。

    關上。

    溫暮:“……”

    她躺著發呆。

    臉一會兒紅得厲害一會兒又降下去一點,然后又自己捂著臉傻笑。

    浴室里傳來淅淅瀝瀝的聲音,一直沒停。

    久到她心跳都平衡了,可能太興奮了還沒有感受到睡意,可身體告訴她,她的確該困了。

    昏昏沉沉間發困,又一個精神醒來。

    終于,他從浴室出來了。

    她屏住呼吸裝睡著。

    也不知道盛桉有沒有發現,躺進去猶豫了一下,伸長手臂把她攬進了懷里。

    她任由他動作,身體僵硬的像個尸體。

    “……”

    還是睡不著。

    她悶聲問:“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他剛閉上的眼睛睜開,在黑夜下發著晶亮的光,又緩緩閉上,把她往懷里更貼近了點兒。

    她聽到他啞著嗓子說:

    “鴿子被關太久了,放出來讓它飛一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