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淳風記之天地無疆 > 故人嘆 故人嘆三十九 滅門之禍

故人嘆 故人嘆三十九 滅門之禍

 熱門推薦: 民國諜影、 神醫凰后、 玄天龍尊、 重生最強女帝、 漂亮小姨、 神醫毒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夫君!”橘色貓妖上前接住了丈夫,但下墜的力道還是讓她的身體為之一沉。黑臉貓妖與純陽仙掌門對抗的時候,她也在潛心恢復,雖然此時并未完全恢復,但要帶自家人離開,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你成功了,夫君,我們可以走了!”橘色貓妖安慰了夫君一聲,又將三個孩子放到了丈夫身上,就準備離開,而聽了這句話的黑臉貓妖,也隨即將那枚元丹收了回去。

    “師父!”

    “掌門師伯!”

    玉靈瀟與書清柏在遠處就見到了純陽掌門的殊死一搏,但他們卻并沒有聽話的趕緊離開,反而一同趕了過來。而他們趕過來見到的,則是無數倒地不起是師伯、師兄及師姐。那些昔日昔日在一起談天說地,坐而論道的師兄師姐,他們的音容笑貌此時充斥著兩個人的腦海,隨之而來的,自然是難以抑制的仇恨。

    “靈瀟,快帶清柏走!”一個盤坐于地的長老命令道,看他凌亂的著裝,顯然已經重傷在身。

    “師父!”書清柏急切的叫道,人也要過去,卻被玉靈瀟及時拉住。

    “師兄?”書清柏不解其意,回頭問道。然而玉靈瀟卻是一直注視著鎖妖塔下。

    “事已至此,只有你我不分開,才能保證師門無恙?!庇耢`瀟沒有回頭,只是盯著鎖妖塔下。因為塔下那個橘色貓妖,此時也在盯著他們師兄弟二人,不知是何居心。

    “又是你們嗎?”橘色貓妖只是輕輕說了一句,并沒有停下腳步。

    “妖孽,休走!”玉靈瀟一手抹過劍刃,隨即一道劍光劈向橘色貓妖離開的路徑上,人也隨即以縮地成寸之法殺了過去。

    “我不想和你們動手?!遍偕堁荛_了攻擊,懷抱著丈夫退回原地,又在看了看孩子之后,終于放下心來。

    “我師父同門因你們而死,此仇如何能消!”玉靈瀟怒火攻心,又一劍攻出,卻又被對方避開。

    “區區五百年的法劍還殺不了我!”

    聽到這句話的玉靈瀟也趕緊退開。誠如橘色貓妖所說,他手中拿的天瀾,不過是一把五百年的法劍,要對抗一只千年貓妖,確實不夠看。不過此時黑貓重傷,橘貓虛弱,若是錯過機會,以后如何為自己師父同門報仇?

    “師兄!”好在此時書清柏趕了過來,兩人一經聯手,玉靈瀟頓時信心十足。然而在與貓妖纏斗交手幾次之后,玉靈瀟卻發現兩人原本相輔相成的天地之勢,卻總因書清柏的慢半拍而配合的分外別扭。

    “師弟!”玉靈瀟朝書清柏吼了一聲,隨后便見到玉靈瀟的周身,浮起一道道字文:天地不仁,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圣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虛而不屈,動而欲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而這次書清柏顯然已從過度的神傷中恢復了不少,劍指抹過之處,周身也浮現出一道道字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為什么要這么對我?”雖然明知眼前這兩人并非五百年前的那兩人,可橘色貓妖見到二人時,還是生不出對抗之心。上次如此,今日依然如此。六個月前她之所以被純陽宮制服,除了懷有身孕之外,何嘗不是因為對這兩個曾經的恩人下不去手,沒想到,今日竟又是如此局面!

    “天地末法,開天式!”然而對面兩人對于她的問題,根本不做回答,反而趁勢又祭出了殺招。

    “天!”

    “地!”

    兩人同時念出兩個不同的字,各自手中的劍上,天地符號也隨之亮起。橘色貓妖自知自己此時無法與之硬碰,更不想因此害了自己的丈夫與孩子,便趁著二人殺招發動之前,迅速閃身而出,作勢欲逃。

    然而玉靈瀟與書清柏的這一擊她還是低估了,當兩人腳下現出兩儀八卦之形時,兩人身上的青黃之氣也隨即暴漲,而后又在兩人頭頂交匯,迅速形成一個巨大的人形。及至橘色貓妖升空逃遁時,巨人手中又已多一把長劍。直到橘色貓妖自己都感覺到一股不詳的預感而回頭往時,巨人也隨即劈下一道劍光。

    這么遠!橘色貓妖也有些心驚,因為那道劍光直透蒼穹,仿佛無止無盡,而劈過來時,更是一路劃云破霧,似乎任何東西都不能阻擋它殺向自己!

    轟!

    劍氣的余威激蕩在山巔之上,但橘色貓妖依舊安然無恙,雖然她沒來的及做出防御,但黑臉貓妖卻在橘色貓妖逃離時,就看到了來自后方的攻擊。時間太過短暫,等自己的妻子回過頭反應,必定來不及了!

    于是他又一次祭出了元丹。

    但這次,他終究沒能完全抗住那道劍氣。

    元丹的碎裂,注定了他的千年修為毀于一旦,再加上鎖妖塔下那一戰,他幾乎來不及與妻子道別,便徹底閉上了眼睛。只是他彌留之際,右手上還是凝聚出了一團黑色的妖力,那是他元丹破碎后分散的妖力,他聚集起來要干什么,橘色貓妖心里再清楚不過。

    靈與妖的元丹凝聚了主人的一身修為,若想一時就吸收完畢是不可能的,但黑貓凝聚起來的這份妖力,卻是容易被吸收練化的。雖然不能讓她強大多少,但至少能為她增加些逃走的希望。

    “夫君!咱們不逃了,今天我們死在一起?!遍偕堁滔铝四且粓F妖力,輕輕放下了丈夫的尸體,三只小貓喵喵喵的哭叫也被她拋諸腦后,因為在她的前方,又有一道劍氣劈了過來。而這次的劍氣,靈力看起來比上次更加濃郁,似乎之前那一劍只是為了阻止她逃走。

    可是她的夫君,卻連那樣的一劍都沒抗??!

    “恩公,我們從此恩怨兩清,今日你們若是輸了,我要整個純陽宮為我丈夫陪葬!”聲嘶力竭的怒吼響徹天地,一只橘色小貓隨即一躍而起,直飛向那一道劈來的劍氣。

    劃破天地的劍氣,小巧玲瓏的橘貓,誰能想到兩者就這么定格在半空?玉靈瀟與書清柏雖然用處了天地合擊的第四式,但以兩人的修為能用出這兩劍,都已算幸運。因為在黑色貓妖的元丹被劈碎時,一個帶有紅色絲絳的東西,也隨之飛落,也正是這個東西,讓書清柏的心神不再堅定。

    那是開啟鎖妖塔的鑰匙——乾元鏡!

    那是被所有人認為是藍齊兒偷走的乾元鏡!

    可笑的是藍齊兒說自己沒偷乾元鏡時,自己居然還不信!

    自己就不該幫她混進純陽宮!

    自己下山歷練時就不該惹上她!

    自己就不該信她有鳳凰蠱!

    ……

    一系列的自責,讓玉靈瀟與書清柏的配合出現裂隙,而發現這一情況的玉靈瀟,則在合擊徹底崩潰前,劈出了那一劍!隨后果然見到書清柏身上的地之黃氣開始消退,巨人姿態也隨之瓦解消散。

    轟!承受住劍氣攻擊的橘貓,以雙爪硬是撥偏了劍氣,原本小巧玲瓏的橘貓,也在之后猛然暴漲到了幾乎與之前消失的巨人等同的地步。

    “喵!” 一聲貓叫響起,巨貓一爪橫抓過去,所過之處,云開霧散,蒼松斷落,就連橫亙萬年的青山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爪痕,更不要提山上所建的殿堂廟宇了。

    “師弟,快走!”玉靈瀟一手拉過書清柏,但后者反應過來時,那巨大的貓爪也快到劃眼前了。玉靈瀟當機立斷,御劍直沖向貓爪,但也只是抵擋一時。片刻之后,貓爪依舊無情的劃了過來。

    砰!書清柏及時御劍擋在了身前,但人也隨即被拍飛。反觀玉靈瀟,由于法劍已被貓妖拍飛,此時又無法器傍身,貓爪掠過之后竟然依舊平安無事。

    “師兄?”叫了一句,玉靈瀟沒有回應。但天上的貓爪卻又一次拍下。這一次書清柏又躲開了,但他也看到了玉靈瀟的身體,因為這一震而分成數段散落于地。

    “師兄!”書清柏此時終于醒悟過來,玉靈瀟在之前那一擊下,竟然已然身死!

    自己都干了什么?書清柏恍然間憶起了自己所做的種種:因為不信任,自己親手殺了自己愛慕的人!因為自己的痛苦傷神,掌門師伯和同門師兄們戰死塔下!同樣是因為自己的分心,師兄玉靈瀟也以身殉道!如此種種,自己竟然害的整個師門被滅!自己還有什么臉活著?

    然而當他決心赴死時,遠處巨貓的身影卻又消散了。因為在做完第二次攻擊時,橘貓突然發現自己孩子們喵喵叫的聲音沒了!而自己孩子們所在的位置,可正是自己撥偏的那一劍劈向的位置??!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