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全職相師 > 第041章 下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張山翠句句不離老騙子這個稱呼,可見她對埋在土里的男人,是何等的憎恨,也可能是愛之深,所以恨之切!

    丁凡輕輕握住她的手,釋放了一絲真氣,張山翠立刻感到手上傳來的暖流,狂亂的心情終于平靜下來。

    “老人家,到那邊坐坐吧!”

    丁凡化身尊老敬老的模范青年,攙扶著張山翠離開,她則轉頭朝著墳頭啐一口,又罵了好幾句大騙子。

    趁機,丁凡給緩過神來的海光輝使了個眼色,他急忙撲向了那兩根桃木棍,用力拔了出來,又差點摔了個屁股墩。

    接著,海光輝就將桃木棍給扔出去,但還是覺得不安全,又吩咐保鏢銷毀,不管是咬砸燒,弄碎為止!

    張山翠對丁凡的印象不錯,邊走邊問,語氣倒也慈祥,“孩子,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倍》矝]說實話。

    “到底是有文化的人,不像那些傻貨,見了我就躲。海子說,我這病不傳染,他早就給我治好了。別害怕啊孩子,奶奶不會害人的?!睆埳酱溥€拍拍丁凡的手。

    傻貨?

    老太太還挺喜歡罵人的,有個性。

    海子,肯定說的海光輝的爺爺海山,他是一名醫生,專研這么多年,只為治好一種病應該可以做到。

    “我清楚不傳染,所以才敢扶著您??!”丁凡笑道。

    “你們這么一大幫人,來我這里干什么???”張山翠不解問。

    當然是來解決海山遺留的問題,丁凡不想刺激她,含糊道:“就是來看看您老人家,其它的事情再說?!?br />
    一片桃林,一方菜園,木屋后方還有玉米地,張山翠就在這無人的懸崖上,過著自給自足又寂寞冷清的余生。

    那邊,秦富已經滔滔不絕的向海光輝解釋,他已經帶人來過好幾次。老太太那叫一個說不明白,怎么勸都沒用,死活就是不肯走。

    老太太不離開,但秦富不能不仁義,所以就在前天,還派人送來了柴米油鹽,夠吃倆月的了,那可都是村民們從牙縫里省下的。

    接下來該怎么辦,海光輝還要等丁凡拿主意,他的目標當然是將爺爺的骸骨拿走,在城里找一塊墓地重新安置。

    目前看,要想這么做,必須要先過了張山翠這一關。

    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惹不起,絕不能硬來,她要是有個好歹,那就等于另一種形式的殺人,罪過啊罪過!

    丁凡已經扶著張山翠進了屋,里面打掃得一塵不染,還有個書架,放著不少泛黃的舊書。

    張山翠是個有文化的老太太,可能是后來跟海山學的,一張木桌上,還有寫著鋼筆字的本子,抄錄的是《道德經》,書法倒也整齊娟秀。

    張山翠坐在床上,隨手抓起一個類似雪花膏的瓶子,生氣地扔在地上,瓶蓋脫落,滾出去老遠。

    “大騙子,還說眼睛擦這個就能看見他,結果我眼睛都快瞎了,連個鬼影都沒看到!這個大騙子,說話就像是放屁。不,還沒屁有味兒呢!”張山翠又開始咬牙罵起來。

    脾氣可真大!

    丁凡彎腰撿起來,瓶內裝的是淺藍色的藥膏,有股奇怪的香氣飄出來,花香、草香還有藥香,好像很熟悉。

    在腦海中快速搜索,丁凡終于想起來了,也被驚得目瞪口呆,心臟狂跳,這居然是異常珍稀的啟明膏。

    在道玄門學藝的時候,丁凡見過啟明膏,只有那么一丟丟,被師父當成了寶貝,藏在鼻煙壺里,誰也不讓碰一下。

    一次,丁凡因為頻繁使用靈眼,導致視物不清,出現重影,師父破例給他擦了一點啟明膏,立刻恢復如初,甚至更勝從前。

    這就是啟明膏的作用,滋養雙目,開啟光明,對擁有靈眼的相師尤其難得??上?,所需的天材地寶太多,根本配置不全。

    普通人如果擦拭了啟明膏,很可能會看到鬼魂,系統提示,膽小者不建議使用。

    海山臨死前留下啟明膏,就是想讓妻子張山翠看見自己的鬼魂,當成陪伴,可謂用心良苦。但未能如愿,反而惹惱了倔強的老太太。

    “把那玩意給我扔了,看見就煩?!睆埳酱涫箘艙u著手。

    “好嘞!”

    丁凡蓋好瓶蓋,裝出從窗口拋擲出去的動作,回手卻無恥地將瓶子裝進自己的兜里。

    能配置啟明膏,海山這個修行者不簡單,很遺憾,他沒能得道成仙,只留下了一個小土堆,還差點永世不能翻身兼連累后人。

    海光輝進來了,滿臉堆笑,點頭哈腰的問:“老人家,您高壽了?”

    “不高,才八十二?!睆埳酱浒櫭紨[手。

    “您認識海山對吧?”

    這個問題必須要確定清楚,否則,將別人的骸骨弄回去供著,不只是晦氣,還是頭號的冤大頭。

    “化成灰我都認識!他就是個大騙子,惡心的臭男人!”張山翠罵道。

    “老人家,我是他的孫子,海光輝?!?br />
    雖然很不情愿,海光輝還是坦誠了這層關系,而張山翠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讓他從門口摔下去。

    “大騙子,他居然還下崽了,都沒告訴我!”

    大騙子已經成了張山翠的口頭禪,聽到這個消息,顯然更生氣了,還使勁拍了幾下木床,發出咚咚的響聲。

    海光輝一頭黑線,居然不知道該怎么接這個茬,求助般地看向丁凡,眼神分明在說,兄弟,你倒是給出個主意??!

    丁凡憋著笑,來到海光輝跟前,耳語幾句,海光輝深吸一口氣,不滿小聲嘟囔:“能行嗎?”

    “否則自己想辦法啊?!倍》猜柤?。

    也沒別的好辦法,只能對不起爺爺了。海光輝裝出憤怒的樣子,氣哼哼道:“老人家,你說得非常對,我爺爺他就是個大騙子,垃圾男人。當初,他一聲不吭地拋棄了我奶奶和我爸,毫無責任心?!?br />
    這一招非常有效,張山翠果然樂了,笑得前仰后合,身體真不錯,滿口牙居然還留下了百分之七十。

    “你叫什么?”張山翠又問,顯然剛才對話已經忘了。

    “海光輝!”

    “輝輝啊,人都死了,你還找這個大騙子干什么?”

    輝輝?

    從沒聽過這種稱呼,海光輝頓時有菊花緊雙腿軟的感覺,更有種一頭撞死的沖動,使勁晃了下頭,賠笑道:“老人家,我這次過來,就是想把爺爺給帶走?!?br />
    “不行!”

    張山翠一口拒絕,態度很強硬。

    “他反正也沒了,您有必要守著嗎?這樣一個大騙子,不如……”海光輝商議道。

    “就是不行,我準備了八根桃木橛子,才用了兩根?!睆埳酱涞蓤A眼睛道。

    海光輝嚇得一個激靈,扶著墻才站穩了,幸好及時趕來,否則,八根桃木都用上了,他豈不是會死得很慘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