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如意胭脂鋪II > 地府篇 第119章 蟬衣(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992743.tw/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也知道,干咱們這一行的,都是靠證據說話的。那王興濤的案子雖然蹊蹺,可現場所有的細節都指向他是自殺的,最后也只能被定性為自殺?!标惤軗u了搖頭:“我爹當時是負責這個案子的主檢法醫,這案子雖說是給了了,家屬也沒異議,卻擱在我爹心里十多年,他有事沒事兒的就去會想,因為覺得這個案子有些地方是說不通的?!?br />
    “自斷雙腿,自斷一臂?”

    “是啊,這人都是有應激反應的??车谝坏兜臅r候,或許還有勇氣,可這一刀下去,感覺到疼就會收手,就會沒有勇氣再去砍第二刀,更別說硬生生的將自己的雙腿跟一只胳膊砍下來,這人的耐疼級別得有多高,他得有多恨自己啊。當然,這稀奇古怪的案子多了,就前些天安寧講的那個,那也是因為在服用了致幻藥物之后才對自己下狠手的,這個王興濤,除了正常的吸煙喝酒外,沒有那些壞毛病,而且通過尸檢,也沒發現他在對自己動手的時候服用什么特別的藥物。我爹就是因為想不明白這些,所以愣是糾結了一輩子?!?br />
    “他呢?”常泰看了眼眼前的受害者。

    “他?”陳杰蹲在尸體旁:“從尸體來看,是死后被分割的。雙下肢,雙前臂,也都是被硬生生給砍斷的。這個兇手,應該懂得一些醫學方面的只是。你看,他選擇的切割點兒,都是骨接處,是比較容易砍斷的。根據死者的尸僵情況,以及身上的尸斑分布,大概可以確認他的死亡時間已經超過了三天。具體的死亡時間以及死因需要進一步解剖?!?br />
    陳杰說著站了起來,指揮自己的助手:“你們兩個,幫忙把人給裝到裹尸袋里,送到殯儀館吧。他們那里地方大,排氣排臭設施做的也比較好,適合勘驗這種類型的尸體?!?br />
    助手們也都是跟了陳杰兩三年的,做起事情來,非常的麻利。倒是旁邊一個想要伸手幫忙的刑警,見到尸體的模樣時,忍不住跑到一邊吐了起來。

    這種情況,比較常見,尤其是剛從警校分配過來那些年輕刑警們。不過,吐著吐著,也就習慣了。

    “這是什么?”正要拉拉鏈的助手從裹尸袋里捏起來一個東西:“蟬殼,這尸體身上怎么會有這個東西?”

    蟬殼,又叫蟬脫,蟬衣。

    剛剛那位老人說過,那個叫王興濤的副廠長死的時候,身邊就有一只蟬衣。

    “也許是下水道里的東西,這尸體被扔在下水道里,不小心沾了這個東西,也是正常的?!?br />
    “應該不是沾上的吧?!敝挚戳搜凼w:“剛剛打撈上來的時候,我們已經給做過初步的清理了,當時還沒發現這個東西呢?!?br />
    陳杰皺眉,往裹尸袋里看了眼,發現剛剛閉合著的死者的嘴巴張開了。

    “這蟬脫你是在哪里撿的?”

    助手指了指死者的頸窩。

    陳杰的眸光暗了下去。

    “怎么了?”常泰問。

    “這蟬脫應該是含在死者嘴巴里的?!标惤芤贿吔忉?,一邊讓助手停下搬運的動作,用帶著白手套的手掰開了死者的嘴巴:“口腔里還留有蟬脫的碎屑,應該是死后放入的。這兇手,是在告訴我們什么呢?”

    “副廠長案?!倍‘斀拥溃骸皠倓偰莻€老人說過,在那個副廠長的案發現場,也發現過一只蟬脫。老人還說,那個時候天氣未熱,也不是有蟬的季節?!?br />
    “是春天,大概三月初的時候,我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這個案子,我爹得反反復復給我說了七八年,整個過程,我幾乎都能給倒背出來?!标惤芑貞浿骸拔矣浀?,那一年里還發生了一件事兒,應該是在紡織廠的那個案子之前,一輛旅游大巴發生了側翻,車上的人幾乎都死了。對,就是旅游大巴,醫院組織的,車上乘坐的幾乎都是醫院里的醫生還有醫生家屬?!?br />
    “沒有幸存者?”

    “有,但是不多,兩三個吧。我記得,其中一個好像還是這個紡織廠案的親屬,是這個王興濤的表弟還是什么的。他當時談了一個女朋友,是醫院后勤部的主任,離婚的,年紀比他至少大個十歲。那年代,姐弟戀還算是比較稀罕的,所以我對這個有印象。那個后勤部的主任死在那場車禍里了,王興濤的那個親戚活下來了,但是傷了一只眼睛。那案子也是我爹辦的,調查過程中發現了那個人跟王興濤的關系,于是就特別記了下?!?br />
    “那他跟王興濤的死有沒有關系?”

    “應該沒有吧,我記得那個人是做醫藥推銷的?!标惤芑貞浿骸霸缧┠曜鲠t藥推銷的都特別掙錢,但外頭的人不了解,覺得這些人跟騙子差不多,對他們的印象也不是特別好。一個是紡織廠的副廠長,一個是做藥品推銷的,兩者之間也沒什么關系?!?br />
    “怎么沒關系,這蟬脫也是藥啊?!倍‘敳辶艘痪渥欤骸爸徊贿^是中藥?!?br />
    “丁當說的沒錯,這蟬脫的確是藥,而且臨床作用還比較廣泛?!标惤艹烈髦骸案鶕芯孔C明,這蟬脫還有大量甲殼質,有鎮靜作用,能夠減低反射反應和橫紋肌緊張度,且對神經有阻斷作用?!?br />
    “那個人應該還活著吧?”常泰輕飄飄地問出了一句:“丁當去查一查吧?!?br />
    “如果查出了什么來,記得也給我說一聲,我爹直到現在還惦記著當年的那個案子呢?!标惤軐⑾s脫小心的放到裹尸袋里,拉好拉鏈:“常隊,我先去解剖尸體,等尸檢報告出來以后,我再聯系你。另外,痕跡鑒定科的同事們,似乎也有些發現,你可以先去那邊看看?!?br />
    常泰點了點頭。

    看著陳杰和法醫科的同事們坐車離開,常泰的眼神落到了擱在角落里的那只皮箱上。那只皮箱看起來有些年頭了,不光款式很老,而且邊角部分有很多的磨損。

    “這個行李箱是在那邊的垃圾桶旁邊發現的?!焙圹E鑒定科的同事走到了常泰身邊,用手指著不遠處的那個綠色垃圾桶:“箱子,陳主任已經勘驗過了,里面有血跡,還有一些皮膚組織的碎片,目前可以確認是用來拋尸用的。只是現場留有的血跡太少,尸體又是從下水道里打撈上來的,而垃圾桶旁邊又被人翻撿過,留給我們可查的信息太少了?!?br />
    “也不少,至少兇手告訴我們這里不是第一案發現場?!背L⒛抗鈴哪侵恍欣钕渖鲜栈貋恚骸暗谝粋€發現尸體的人是誰?是什么時候?”

    “就是這豆腐湯鋪的老板?!?br />
    做餐飲的,每天都會起很早,這是慣例,但老街上的商販又有點不同。老街是晚上熱鬧,白天冷清,所以老街上的商戶通常都是晚起的。這做豆腐湯的又跟別的湯食鋪子不同,老板不去買現成的豆腐,擔心放到【clewx.-c o m發最快】晚上,不新鮮,影響整個豆腐湯的口感,所以他家的豆腐都是現磨現做的。

    早上七點多,老板跟老板娘起床,整理東西,準備磨豆腐。這老街的下水道不太好,經常性的會堵,和往常一樣,老板拿了自制的工具,準備去疏通下水道,結果打開石板就發現了被丟在里頭的尸體。虧得老板心臟不錯,要不,這胳膊腿的能把人給嚇出毛病來。

    “尸體在里頭泡了兩三天,過往的人聞不見臭味兒嗎?”

    “聞見倒是能聞見,可誰也不會往尸體的方面聯想啊。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老街雖然老,但下水道的密封措施做的還不錯,就算有零星的臭味兒飄上來,他們也以為是正常的?!?br />
    同事指了指眼前的行李箱。

    “就跟這拋尸用的行李箱一樣,其實這箱子也有味道,但擱在垃圾桶旁邊,聞見的人都會以為是垃圾桶里散發出來的味道,沒有人去刻意關注這個箱子?!?br />
    “兩三天了,這老街上的垃圾桶都沒人清理的嗎?”

    “有,有垃圾車,但不是固定的每天都來。再有,這城市里有不少的拾荒者,有些拉垃圾的看到諸如箱子這樣的東西,也不會往車上裝,想著留給那些拾荒者算了。也不知道是這箱子太破,那些拾荒者看不上,還是箱子里的臭味兒讓他們覺得不舒服,這箱子竟一直擱在那邊沒人動?!?br />
    “有指紋嗎?”

    “有一些指紋,經過判斷,應該都是那些撿垃圾的人留下的?!?br />
    “老街上有監控錄像嗎?”

    “沒有,不知道是給忘了,還是因為這是最老的商業街,想要保持它原來的特色沒給安裝。那邊倒是有幾個店鋪門口安裝了,但估計也查不出來什么。一來,這老街到了晚上,人流量特別大,幾乎能達到那種肩膀挨著肩膀的。還有,就是老街的進出口比較多。那幾個監控也沒辦法監控到整個老街上的情況?!?br />
    “四周的監控呢?”

    “還在查?!?br />
    “好,等排查出來結果了告訴我?!背L┱f著,抬腳進了馬記豆腐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